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世界诗歌网2021年度诗歌奖揭晓



世界诗歌网网站图标定稿有网址.jpg

  本网讯  世界诗歌网2021年度诗歌奖评选今日揭晓,三泉、沙漠荣获创作奖,薛定谔的猫、党水北、壬阁、老陈醋、天河水、王贵明、王之峰、逸鸥荣获作品奖,只蝶痴梦荣获评论奖。世界诗歌网将于5月20日至22日,在杭州举行颁奖典礼,邀请著名诗人、评论家为获奖者颁奖。
  世界诗歌网“年度诗歌奖”是为践行“致力于发现、推荐、奖掖诗歌新人”的办网宗旨,推动网络诗歌的发展而设立,每年一届,评选对象为世界诗歌网注册会员。2021年度诗歌奖于2022年2月9日至3月20日在世界诗歌网公开征稿,接受会员推荐和自荐。2022年3月21日至4月18日,经初审、复审、终审和公示程序,终审获4票以上的作品最终获奖。
  世界诗歌网将为所有获奖者颁发数字获奖证书和奖品,为出席颁奖典礼的获奖者颁发奖杯。2021年度奖品为“异类诗库”第一辑作者签名本一套(张二棍《默》、郭金牛《写诗要注意安全》、李不嫁《我们的父辈是这样做爱的》、薄小凉《我想要你的宠爱》、韩庆成《除了干预我无所事事》)。《诗日历》微信公众号将发表获奖者作品专辑,每人一期;《世界诗歌》杂志将向“创作奖”获奖者约稿,在头条、推荐或发现栏目发表并支付稿酬;向“作品奖”获奖者约稿,在推荐、发现或星空栏目发表并支付稿酬(此前已在《世界诗歌》杂志上述栏目发表作品的获奖者不再约稿)。

世界诗歌网
2022年4月19日


世界诗歌网2021年度诗歌奖终审评委会:

主任:
黄亚洲(中国作家协会第六届副主席、世界诗歌网学术委员会主任)

创作奖评委:
黄亚洲(中国作家协会第六届副主席、世界诗歌网学术委员会主任)
徐敬亚(海南大学原诗学中心教授、世界诗歌网学术委员)
陈仲义(厦门城市学院教授、世界诗歌网学术委员)
艾 子(海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世界诗歌网编辑委员会主任)
车延高(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世界诗歌网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禺 农(《世界诗歌》杂志社社长、世界诗歌网评审委员会副主任)
韩庆成(世界诗歌网总编辑)

作品奖评委:
(按投票先后排序)
辽东天赖(世界诗歌网编辑委员、国际诗赛频道主编)
王 法(世界诗歌网编辑委员、国内频道总监)
许剑桐(世界诗歌网编辑委员、诗歌频道主编)
石 棉(世界诗歌网编辑委员、论坛总监)
宫白云(世界诗歌网编辑委员、评论频道主编)
曹 谁(《世界诗歌》杂志副主编)
禺 农(《世界诗歌》杂志社社长、世界诗歌网评审委员会副主任)
张无为(世界诗歌网编辑委员、赤峰学院教授)
阿 色(世界诗歌网编辑委员、河北频道主编)
牧 野(世界诗歌网副总编辑)
陈波来(世界诗歌网编辑委员、海南频道主编)
韩庆成(世界诗歌网总编辑)

评论奖评委:
(按投票先后排序)
许剑桐(世界诗歌网编辑委员、诗歌频道主编)
禺 农(《世界诗歌》杂志社社长、世界诗歌网评审委员会副主任)
宫白云(世界诗歌网编辑委员、评论频道主编)
张无为(世界诗歌网编辑委员、赤峰学院教授)


世界诗歌网2021年度诗歌奖获奖作品
(按得票数排序,票数相同按作者名拼音排序)

创作奖

三泉(6票)

诗十首

我已习惯了悲伤


春天在冬天的旧址上,大兴土木。
类似女人们,在同一具身体上
制造不同的化学反应。
我常常想:美是有罪的
它为什么那么短暂?
我已习惯了悲伤:
万物都在重复,只有死亡不会。


孟姜女河

被拉直的孟姜女河
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头不语。

冯老二举起羊鞭,将羊群赶出了历史
少了芦苇,毛毛根,马齿菜的河堤
像少了父母和炊烟的村庄……

在孟姜女河东岸,边段庄一侧
我已找不到通往河边的小路
这路上有多少泥泞,就有多少幸福的秘密。

后来人,再也不会对着一条河忧伤了
一条没有关节的河,再也不会疼痛。


鸟巢

……并没有鸟住进来。

对于一只鸟来说
行道树上,人工搭建的金属鸟巢
只是个形象的比喻。

像一个死去的人,也有一个名字
你呼叫,却无人应答。

但你不能说,形式是没有意义的
那些闲置的空中楼阁
让我在这个下午,不停地仰望……


万物生

三月的桃花开了
再过几天,樱花也要开。
上个春天没想明白的
这个春天,要再想一遍。
腊梅已卸掉身上的黄金
万物有从容之美。
你看,毛毛虫正模仿一片树叶
枯萎的草尖上也有露水
它被我踩下去,又仰起头
像一个老年人,捋一捋花白的胡须。


登山记

时间有自己的台阶。

我们结伴而行
山顶,是我向时间发出的邀请函。

“你快,还是赶不上早行的人
你慢,照旧拖不住落日的脚步”

在龙架山,我用一小时交换山的高度
又用三十分钟,把它归还。


大海记

我想用一座钟来模仿时间;用一艘船,来模仿大海。

此刻,我感觉不到时针和分针的跳动,只有秒针在不断撞击
夜幕下的海

……空荡,寂静。但颠簸的船
透漏了海的秘密:每一滴水,都在咬紧牙关。

大海的尽头是什么?
在大连到青岛的旅途中,我想到一本书:《悲剧的诞生》

时间是万物的神。像风暴始于海的中央
我的每一次旅行都始于神的召唤。




点上一根烟,我就要经过村庄
这个村庄,也正在升起一缕炊烟。

一根烟的功夫,村庄被汽车抛下
我想:在一缕烟的地方,我呆了不到一根烟的时间。

一根烟熄灭的时候,一缕烟是不是还在飘荡?
我这样想的时候,已是很多年后了

我仍然记得这个无名的村庄
因两种毫无关系的烟,竟有一种说不清楚的亲近。


她们代表全部的孤独和一部分的我

我一直在过剩下的时光
剩下的黄昏,剩下的照耀,剩下的晚餐
人也是剩下的
父亲走后,母亲是剩下的。

霍金说:如果没有外力,事物总是向更无序发展。

我常想:这个外力是上帝吗?
这样的追问,耗尽了剩下的悲伤。

当我走后,剩下整个世界,剩下大海和星空
也剩下孟姜女河,剩下两个女儿
她们代表全部的孤独和一部分的我。


藏匿的老虎

枕头上的猛兽,从来不下山。
一片金黄压倒的山林,
要到秋天才能复原。
我能想到的宁静是这样的:
坐上一列火车,穿过黑暗的山洞。


诗人

他在事物的表面上涂漆,
完全忽略了
衰老才是万物的本质。
西山是一个不错的比喻
“它永远夹在我和落日之间”
有人说:硬不起来是悲哀的
他的悲哀是不觉得硬不起来是悲哀的,
找不到一个硬不起来的形容词,
才是悲哀的。


沙漠(4票)

诗十首

活着


乞讨到这里的人
一口“青田满大水”
大地就长出了悲伤。每年夏季
那些老年人、中年人
在水患中扯出一条草绳
一头系在门栓上,一头把自己
抛向土色的远方。那时
我以为,这就是世界的全部苦难了
他们诉说着——
就像试着给老旧的危墙
抹上一把泥那样。
而我们又那么贫瘠。
有些活着
只是为了把苦难,卷纸一样摊开


春风吟

江没醒,鱼已经按捺不住了
它们叩击着冰面,打开春天的大门
岸上梅花,一颤一颤的
是春风吗?
它从冰封中越狱。它还虚弱
手脚还是凉凉的
在翘首的草尖,在惺忪的泥土
在石头上,在篱笆内外
它一路招兵买马
它们正在壮大
它们就要砸开,冬天所有的镣铐了


清明

山上,墓纸如花
盛开与凋零,都是命运的随机
擦亮天空的启明星,在履行神职
给陨落者,另一种荣誉
硝烟蓬勃的年月,花朵与星星
消失在群山。新生总会伴随毁灭
这伟大的理由,如同腐木上
长出新鲜的蘑菇
疼痛的泥土,是一位灵者
不断拱出新的词语,填充进一个人的一生
其它全是枝蔓。被歌颂和被审判的世界
在不断磨砺中,因透明而呈现虚空
而虚空就是一颗自我修炼的珍珠


底层设计

时间展开梯度。目光向
绝处移动,楔入光和涌动的源头
向下,大地的穷途与生机
绿色的火在淬炼石头
阵痛到闪电的途中,需要一次风暴
按秩序分布的历史
眼睛接受到的,被脑细胞加工
一些苗头,不会和盘托出
半成品被敲碎,回到幽暗的隧道
在意念中厮杀,始终邪不压正
新陈代谢不同于丛林法则
墓碑立起,经历初生
黄昏托举的双彩虹,时间目睹的虚实
皆有线索指引。向下聚焦
草木绵延,藏起无声的浪涛


暗时光

……无可奈何时,就幻想分身术
或点豆成兵,旌旗遍地
制定纲领如咒语
在几分钟的时长里,崭新的时光,清新迷人

这多么虚妄。
一个人以此得以平衡。只有这样,他才能吐出
能把气球撑破的那一口气


星空下

在祖屋的天井,接受神话
接受老人的指引
星星那么小,那么亮
像萤火虫停在干净的天空
后来,祖屋的老人们相继离去
后来,天井也消失在白驹的飞蹄之下
后来,世事繁华
我抬头仰望,却找不到一个意象
配得上那么简单清澈的描述




终于让自己松弛下来
甩掉了形而上的尾巴

一个把身上硌人的东西
磨掉的人,是不值得被跟踪的

就这样甘于被磨锉——越圆,越安全
那些锉刀,如同发光的定理

像神说:要有光
制造锉刀的人,说:要有锉刀

每一天我在哼着小曲,安度余生
每一天我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有罪的人


发声学

虽说本性难移
也得认清:
白天黑夜,土地与天空,逆风与顺风

并且,练习技巧,藏声于众声
大地一片雪白。我一身

圆润。

做一只鸟,只随同百鸟朝凤
任何时候,都不可辨认出自己的声音


阶层

你与落叶,没有界限
你投过来的目光,充满卑微
我没有躲开
我用更卑微的目光
迎向你
我知道,那是一枚落叶,渴望抱紧另一枚落叶
现在,你、我、落叶,组成的暗
和身边的黑暗,形成了对比


我不会比一颗土豆强

一颗土豆,无法辨认温室和春天
它受命于温度。它唱赞歌
唱它获赐的希望:过完完整的一生

我不会比一颗土豆强
常常因为窘迫中,看见悬在空中的一粒糖
就露出春天的喜色

土豆体内有武器;我体内窜着感激之词



作品奖

薛定谔的猫(8票)

诗三首

我们对黄昏无能为力


亲爱的。日头
在市集的另一边重重坠下去了。
那些人世间光明的交易已经结束,
那些善良的屠刀,被洗得干干净净,
高悬于案板之上。那些牲畜的灵魂,
洁净到足以安息。
我们得以甩着油腻的双手,享受
这黄昏的静谧。
你看,鸟群一次又一次地
投入远处的树林。
落叶一遍又一遍地,
书写每一棵树木的传记。
在这里,仅仅需要结绳记事
就可以记录人类的苦难史。
你看,那些屠夫们,
并不需要有丝毫的愧疚之心。
他们满手鲜血,但并不妨碍,
他们抚摸妻儿,并不妨碍,
他们含泪把死去的父母,
深深埋入黑土地。

亲爱的。
日头在市集另一边的树林上,
重重坠下去了。没有人发现它,
熄灭于草丛里的,一枚浆果。


我唱着歌走了很远。妈妈

街道拐角处,烂尾楼的屋顶,
春天意外开始了。那是因为去年
积存的几滴鸟粪,暗藏着草籽。我
歌唱这样的荒芜,母亲。
我要顺大街向东走,寻找它的源头。
在那里汹涌是一种亵渎,微笑约等于
救赎。在那里,慈悲是脸上布满尘埃的
某个路人,嘴边漫不经心呼出的一个词

那里,草原是等待牛群、羊群打磨的
寂静的玻璃。湖面没有被阳光穿透前,
是一层薄薄的纸。一匹黑马
在湖面上的倒影,是一匹白马。
那里,向低处呼喊,聊胜于无
羊鞭高举时,刚好触及神的手心
我歌唱这样的粗砺,母亲。


G大调

时隔多年,摘星人还没有换掉
建筑工人的身份。盛夏凌晨,有人
看到他挂在市政大厅顶楼的一颗星星,
从窗玻璃经年的积尘中,缓缓升了起来。

我经常忽略掉这样的一些事实。
比如:楼下面包店的老板是钢琴师,
他每天用粗壮的手指,奏响一架
面包做的钢琴。他也用这双手揉那些
象女人一样的白面团;他也曾在揉捏过
那些白面团一样的女人之后,喘着气说:
你是多么精准的一架钢琴呀。

门口的一棵木棉树,是钢琴师的情人。
每到四月,树上便挂满了丰腴的乳房,
它们肌肤胀得通红。一半因为幸福,
一半因为羞愧。
我要在五月,于它们落尽之时——
下楼去,离开这座闲置多年的村庄。
跟独自忧伤的钢琴师说:给我切
一磅“祖国的饥饿”。


党水北(7票)

诗三首

我们都是好运气的人


在博鳌
椰子会击中好运气的人

开会和吃饭之余
我总往海边跑,那里
有成片的椰子林
椰子树,都抱着大大小小的绿绣球

海那么近
有时会让你忽视了它的辽阔
我们手捧椰果
摇一摇,以为拥有了海


博鳌,海岛森林海景酒店

意料之外的事件,总会在意料之中发生

像此刻,我住进了
博鳌海岛森林海景酒店519房间
两个小时之后
来自贵州的诗人三泉
和我隔着小小的圆桌,交换
来自不同城市,不同品牌的香烟
把一杯残茶
喝出了咖啡的味道

像我在酒店的大厅里
一眼就认出了石棉,如同
隔着大厅玻璃,从树木凌乱的院落
一眼就分辨出了椰子

像二十七日凌晨
我突然间披衣而起,右拐
再右拐,就看到了久违的大海
独自一个人
吹着海风,享受着
无与伦比的孤独和苍凉


黑礁石

在燕子洞,黑礁石是唯一的异族
整座海都在狂欢。呼啸
和尖叫一浪推高一浪

“自然而然是最好的状态。”
这不像一个黑色的宣言。写诗的人
白天尚可自然
某个清冷的夜晚,总会
非自然打开,独自挑战黑暗

像黑礁石
一定有一座火山,长期禁锢在体内
或者一道闪电,熄灭
在自己的深渊
海水尚未找到临界点
无力将它激活


壬阁(7票)

诗三首

高速行车随想


一座山跟着我奔跑
山的脊梁,也跟着奔跑
我们无法走散

峰峦,大海里长出的硬骨头
聚集所有的浪
跟随我的半生,起伏,跌宕

在一座山的命里
寻找天然属性,多么熟稔
向阳的树,散漫的花

连深藏树木间的荆棘
都那么硬气,刺醒我
最血脉偾张的记忆


余响

蛙鸣四起,响声随距离变淡
多像漫长的岁月里,相继离去的人
他们的音容在人世间洗白
每到深夜,又从窗外的各个角落涌来

这些响声中,我辨认出父亲粗重的喘息
以及心跳监测仪尖锐而机械的鸣叫
和那夜的蛙鸣,从病房一起回到我的窗前
像沉重的雾,蒙住玻璃

这些响声,已无法阻止它的发生
任其在耳边回旋,让我们安心入睡
让心腹变成田野,以容纳更密集的蛙鸣
理解它们更广阔的悲伤


晴朗的清明

清明日,好的不仅是天气
还晴朗了老父亲树洞般眼神
掏空了欲望的他
却在这一天,有了某种执着
在祖母坟头,喃喃自语
专注地烧着纸钱
火盆的光,点燃了两朵火
从他眼里,蔓延成周身的灵光
与清晨洒下的霞晖相接
生命舞台,忽而洞开
祖母以及更多祖辈的影子
在追光中浮动,重叠,又泯灭
四周的事物随后明亮起来
松针凝吐露珠,响铃草繁茂
衍过另一座山头


老陈醋(4票)

诗三首



大堤的侧面是坡形的
草也长成了坡形

一群羊走过来
走成了一片坡形的白云
咀嚼声顺坡而下
流淌到下面的河里

牧羊人站在大堤上
一棵老槐
为他披上一片绿荫
他的目光是坡形的
顺着青草,走到那片云
走到那条河

上次的那一场洪水
好像越走越远了


镜头

我用一个镜头
装下了河流,天空,芦苇
准确说,是装下了它们
一部分

我看到,河流里的那朵浪花
始终保持着奔跑的姿势
天空,被照片边框卡住的
那半片白云,它一直在努力
不知道是想挤进来,还是
想挤出去
芦苇摇曳,以倔犟的长势
对着天空触摸
再触摸

哦,只有那个小黑点
一动不动,终于想起来了
是那个垂钓者
他一动不动,在那里
已经等待了上千年


白事

小村不大,每年
都会办几次,一次
送一个人

哀乐低沉,也能覆盖全村
会有人问,谁家的事
是谁,村商店
有已叠好的黄表纸和锡箔
送去一份情谊

棺木原先是薄薄的桐木
现在是厚厚的松木,或者黄花梨
原先棺材是用人抬的
十几个小伙子轮流替换
现在是特制的车,机械臂
缓缓伸出,就把人间的重
轻轻托起

负责礼桌的是
我上小学的几个老师,一丝不苟
记着谁家的纸,谁家的供,谁家的礼金
都是义务的
原先负责礼桌的是另外几个人
教过私塾,中过秀才
后来,他们陆续成了村里的白事


天河水(4票)

诗三首

履历表


一棵老树的孤单是绿色的
唯春天可解
执手三月,相看一页地方志
桃花,粉色,蔷薇科出身
与父亲比邻而居
浅草之上,落红点点
从枝头开到地上的桃花
替他将这土地又爱了一遍

多少年俯身为牛
一锄一镰,开垦生活
伺奉蔬菜和粮食
种子播下去,儿女长出来
没有比这更上心的事了——
除草捉虫,放蚯蚓一条生路
给口渴的庄稼喂养干净的水源

热爱土地的人
终于把自己种进泥土
碑文长出来,族谱长出来
而我也有了根


洗衣人生

我用四十八度的水洗泡衣服
它明显高于我的体温
一些想象开始溶解,撇开理想
只与现实发生关联
在衣襟的正面辨认每个污渍的开始
这一处血迹是菜刀不小心伤了手指
油垢显然来自饭菜的恩赐
落笔袖口的墨痕是偶尔的文字矫情
烟火味最先被嗅觉界定
重点在于衣领的大力搓洗
褪色一再跟进,表示价值的折旧
可以指向衣物,或者针对感情
日子在洗洗涮涮中泛白
青春变得模糊不清
有没有夏天已不再讨论
拉一根绳子系住白天黑夜
一段晾晒的过程
我也把它叫作人生


薄荷茶

至于整棵植物
它是断章一样的存在
被肢解,被收割,被一双手删除鼻息
分离的个体,奔赴水的道场
于残缺中析出完整的香气

薄荷茶时间,表针克制
滴答滴答,走它执着的绿
影子过来也不停歇
至于全部的生活
它只是一小块阴影面积
杯具洗过了。水,透明
至于一览无余的我,沸腾已过
正是不烫手的年纪


王贵明(4票)

诗三首

一只老座钟

  
迁至新居后,老座钟
依然摆放在显眼的位置

稍有空闲,年迈的父亲
就在它那早已松动的发条上
反复地擦拭,上油

父亲常说:别看它不再打点儿
我也能知道是什么时辰
他专注的眼里
似有钟声,经久不息


狗尾巴草

去普提寺的道
有很多狗尾巴草,匍匐在路旁
被人踩

参拜完高踞莲座的菩萨
起身之际,我窥见
神案上,也有几株狗尾巴草
倚身菩萨一侧


老木匠

把一节节木头
安放妥贴,是祖父
最大的愿望
为此,他一直在努力剔除
多余的部分

老屋里仍堆放着一堆
剩下的木头
祖父把他未竟之事
木头一般孤独的生平
留给了我的父亲


王之峰(4票)

诗三首

为一朵花释放压力


深夜。月光把酒泼下来
大地沉醉,万物的睡姿各不相同
无眠,对着一朵花发呆
墙,背对着月光
影子落在花的身上
压迫的力量,造成
花从暗中,向地面倾斜
香气越来越稀薄了
似乎整个宇宙的力量
都被这朵花支撑
花在月光下的正中央
兴奋起来了
向着漂泊的月亮


光挤在硐口

如果没有电灯
井下的兄弟
不动,或者原地打转
我在心里点着烟
用眼睛摸索深处的方向
来时的路,还有春天的感想
外面,已经阳光响亮
挤在硐口
呼吸越来越宽敞


透水

隔壁
那被水撑死的兄弟
把鼓鼓囊囊的肚皮
留给尘土飞扬的人世
一连串的气泡
用肺掀起来的巨浪
身后竟是洗不掉的情长
天上出彩虹
大河有倒影
夕阳
被路过的人群趟红
水,这一次的水
安静下来的水用眼泪偿命


逸鸥(4票)

诗三首

点到为止


好几天
没有点赞了
打开朋友圈
伸出一指禅
从上到下
依次点
点到酣畅处
点掉了一个
几天前的旧赞
赶紧
又点一下
把赞
补上


爸爸

禾坪上,苦楝树下
四个留守儿童玩过家家
妈妈给年纪最大的女孩当
爸爸给唯一的男孩当
他们刚刚商量好
那个蹒跚学步的小女孩
就扑了上去
紧紧抱着男孩的腰
喊了一声:爸爸


喊错名字

我们这
一直把杜鹃
喊喇叭花
直到今天中午
才被诗友告知
喇叭花是牵牛花
想起我的祖祖辈辈
把一朵花
喊错这么多年
我就感到好笑
可是转念一想
这有什么关系呢
一个名字而已
只要他们高兴
也可以把杜鹃
喊铜锣花
或者别的什么花
想着想着
我就想起那年冬天
外婆临终前
躺在床上
眼睛半闭
拉着我的手
喊着
弟弟的名字



评论奖

只蝶痴梦(4票)

评论二篇

生命的骊歌

——刘年诗歌《如果死在路上》赏析

  《如果死在路上》是一首苍茫、幽远、凄美的生命骊歌。行吟诗人刘年的这首吟游诗中所呈现出的生命在人间的焦虑、孤独,即是诗人生命个体的焦虑与孤独,也是光谱性的世间众生的焦虑与孤独。
  诗人开篇就说,他要到高处看一看。这一主观愿望的自然行笔,令一首诗的切入,自然中顿生陡峭。他去高处看一看的目的只是为了看一下天空是否完好,这不由会令人想到,大地是否完好?人间是否完好?诗人接着说,他要到六千米的高处去寻找鹰的去向,鹰在人间是被某些民族奉为神灵,是英雄与正义的化身。言外之意就是说诗人要去寻找人间已经失去了的某种精神的图腾与寄托。第三句,诗人终于说出了关于看天空是否完好以及寻找鹰去向的原因。以上所有的探寻,皆是源于诗人一种自身的焦虑。他这种宏大的焦虑需要五千公里的雪才可冰镇得了。可以想见,这个人间出现的问题之于诗人所带来的焦虑,有着怎样的心理阴影。但从另一方面却也折射出诗人的悲悯情怀。
  第二节,诗人以落日滚下昆仑、四野一片漆黑的意象,来衬托生命的行走。“继续走,就这样走,一个人走,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这种看似重复,句子的繁复使用,是文字运用手法的高妙,可谓大巧若拙。这样可以从另一侧面凸显出诗人生命意志的倔强!
  第三节,诗歌的意旨是一种对大地,对山峰的触摸。他依次写出的这些山峰的名字,是一种生命亲历后的亲切。而这一节的末句“每一座雪峰,都是人间的灯塔”更是诗意的再度升华。之所以每一座雪峰都是灯塔,是因为雪在人间,这纯净意象本身寓意的是人间高高矗立着的信仰的圣洁,就是这种圣洁在照引着这个污浊的人间里浑浑噩噩的芸芸众生。
  如果说第三节是诗人诗歌意象的升华,那么,第四节就是诗人内在情感的诗意升华。在这一节, 诗人有了一个生命知己,令他的孤独有所寄托。诗人设定了一个死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场景。他那么笃定地知道他的这位知己会在他死亡之后来看望他,会为他流眼泪。但接着他说眼泪对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毫无意义,是他对知己的一种劝慰。那时,死去的他已经成为塔克拉玛干沙漠本身。他的灵魂可以附着于塔克拉玛干沙漠中的任何事物之上:重型卡车碾过的塔里木河床;注视看望者的天狼星;隐居在沙漠里的蜥蜴;以及拥抱知己的风雪。以上意象的呈现,令一首诗氤氲出生命凄美的绝唱。
  整首诗歌,诗人都是以一种“小我”来完成人间的一种“大我”。诗意苍茫雄浑,诗情苍凉凄美。

附:如果死在路上

刘年  
         

去高处。看一看,天空是否完好
需要到六千米的高处,看一看,鹰的去向
需要五千里的雪,冰镇我的焦虑

落日滚下昆仑,四野一片漆黑
继续走,就这样走,一个人走,一直走
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

慕士塔格,乔戈里,夏岗姜
冈仁波齐,珠穆朗玛,罗波岗日,希夏邦马
每一座雪峰,都是人间的灯塔

唯一会来找我的,肯定是你
眼泪对塔克拉玛干沙漠,毫无意义
看啊,重型卡车碾过的塔里木河床,是我
注视你的天狼星,是我

隐居在沙漠里的蜥蜴,是我
你转过身时,用风雪拥抱你的北方
也是我


不同的佛
——韩庆成诗歌《千佛崖》赏析

  诗人韩庆成的这首《千佛崖》开篇的切入就呈现出了主体与客体的交集。佛与人之间存在的某种隐秘的联系——缘。诗人本是怀着一种虔诚的心情去千佛崖观赏、觐见千佛崖那一千尊佛的,而在诗人诗语的表达与呈现中,却是千佛崖的佛在等待诗人。一个视角呈现的转换,无形中就已拉近了诗人与佛之间的距离。接着,诗人的笔锋一转“一千尊佛在这里自我放逐”,令佛有了双重的涵义:一是渡人,二是渡己。等人的佛是在等渡有缘人,自我放逐的佛是在渡他们自身。本诗的开篇,诗人就营造出了时空苍茫、人佛交集的大意境。
  第二节,诗人给世间的众佛来了一个性质上的区分。“有的佛/是上天造的/你们是”。诗人说,千佛崖的佛是上天造的。何以会有此说?因为,上天创造众生,神佛又在众生中产生。逻辑上讲,既然人是上天造的,佛是人造的,那么,佛就是上天造的。行笔至此,诗人的诗思有了洞察天地之机的深邃。
  第三节,诗人说出了第二种性质的佛。“有的佛/是自己造的/帝王们是,伟人们也是”。在此一节,诗人提到了被神话的帝王与一些被神话的伟人。他们借助手中的权利与威望,搞自我崇拜。那曾经的“造神运动”曾经是一个时代的缩影。“伟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我们跪着,让我们都站起来吧”( 【德】马·斯蒂纳《唯一者及所有物》)。曾经,多少显赫一时,被捧上神坛的人物,转瞬间成了消散的云烟,被人遗忘。
  最后,诗人说出了第三种佛——人心供出来的佛。这种佛在诗人心中应是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怀揣善良与悲悯之心的人。诗人说他心中供着他们,但不能说出来。何以不能说出?是因为诗人内心深处的虔诚与敬畏,抑或另有深意?

附:千佛崖

韩庆成


一千尊佛在这里等我
一千尊佛在这里自我放逐

有的佛
是上天造的
你们是

有的佛
是自己造的
帝王们是,伟人们也是

有的佛
是人心供出来的

我的心中供着他们
但我不能说出

(以上获奖作品均发表于2021年世界诗歌网论坛)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网友点评

倒序浏览
富河九歌 来自手机 论坛元老 2022-4-19 16:28:58
祝贺获奖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朱美花 来自手机 论坛元老 2022-4-19 18:49:38
祝贺所有获奖老师!向老师们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祝贺获奖老师们!继续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冰雨 来自手机 版主 2022-4-19 19:27:19
祝贺祝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刘幼民 版主 2022-4-19 19:34:00
热烈祝贺!
诗是一个人的生活,怎么活,就怎么写。我写诗,诗也写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陕西马新宝 来自手机 中级会员 2022-4-19 19:38:53
热烈祝贺获奖者,以诗歌的名义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祝贺世界诗歌网,祝贺上榜诗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王贵明 来自手机 版主 2022-4-19 20:05:47
祝贺大赛圆满成功!侥幸获奖,感谢评委老师厚爱,感谢各位师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多谢抬爱!感谢!
唯有批评不可辜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3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