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本帖最后由 诗歌频道 于 2022-6-7 10:00 编辑

写在前面的话:
本期推荐出30首作品,最后由12位版主公开投票。获得5票以上的16首入选本期精华展示。祝贺各位入选诗人。

本期参与推荐的版主:
苍凉   荣润生   喝马满群山  明烛江南    王化启    冰雨   青未  

本期参与投票的版主(按投票先后顺序):
冰雨   喝马满群山   凌语子    语铃   王化启    明烛江南   浊水   苍凉    水香怡   张吉夫   知了天下   汤胜林   

16首精华作品:
纳兰寻欢/ 东门
华子/ 回家的人
小园/谷子种,其实已经很老了
林木/老歌
记住忘记/纸上生命
莱莱/若如初见
马利/坐火车
苏俊/猫把自己藏好了
杜晓旺/轮回
宋世平/猎人与郊狼
丹暮/栏杆
周焱/渴
辽东天赖/废园之晨
杨祥军/如果我也在桃花源
张吉夫/庞贝
方斌/过敏  



东门

纳兰寻欢



几十年了,东门
依然是县城最繁华之地
鸡鸣狗盗之徒,又来摆摊设点了
他们是我的老乡、亲戚、仇人
他们都长着衰老的脸,狡黠的眼
他们曾经在尘世里深深伤害过我,又把我忘记


回家的人

华子



将月色供出的杜鹃声
藏在兜里。回家的人数着天上的星星

炊烟落在瓦楞上
小卖部褪色的广告牌,没几个字还活着

他没有停下,就像风。就像欠了一盏摇晃的灯火
从门缝里照亮久违的脸庞

夜是月光端出来的。他不慌不忙
随着一片虚无,将河流搬进天空

他想学流水绕一圈村子。然后
导航不到的地方
一扇木门,也必须敲一敲                                                                                                            


谷子种,其实已经很老了

小园



正午的阳光下
母亲取下房梁上的谷穗
用锉般的手
搓下谷种
放到瓦盆里,倒进水

母亲弯下腰
用笊篱
先把浮在上面的瘪粒撇出
再把沉在盆底的部分
捞到老式的簸萁里

接下来,母亲每隔一段时间
就用手
翻腾一下

这是母亲选种子的方式
每年都重复一遍

母亲,仿佛跟着种子走
种子,已取走了她最光亮的部分


老歌

林木



一首歌就是一个世界,有自己的风景
干净的光有来路。有人在斜坡上种过白玫瑰

听它,听到耳朵生茧
唱它,唱到泪流满面

它给我幻象,喂养我,放大我的孤独,成就我
不经意间来拜访。我用音符涂抹夜色

现在一只夜莺新鲜,翅膀闪着月光
也唱起古老的旋律

夜莺唱的是我,一个收起火焰没了阴影的人
听起来多么亲切


纸上的生命

记住忘记



将眉毛修淡一些,剔去怒色
鼻子略高一点,闻取远方的气息
嘴角上扬,始终保持笑意盈盈

把一枚钉子敲进墙里
便有了纸上的生命
它附在一枚钉子上
钉子埋在墙里
也埋了时光的忧心

钉子被铁锈慢慢腐蚀
这点无能为力,可以装聋作哑
只需知道,那个人是我就好
我将沉浸于此,度过一生
倘在某一天,钉子断了
我会以老迈的姿态出现
甚或早已烟消云散
纸上的生命,摔得是否支离破碎
其实都与我无关


若如初见

莱莱



一定要先展开灰暗的背面
让你一眼见底

然后,一路往回
穿过铺满落英的小路,挂着斜阳的山坡

让果实回到枝头
雨水回到云朵,我们
回到开始


坐火车

马利


多年前,九二年
或者是九三年
肯定是大年初一
新的一年的开始
我和他上了火车
我们俩坐在一起
车厢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他先发现前面那节车厢里
根本就没有人
他说他要去那节车厢
我们每个人占据一节车厢
一会儿我去他的车厢
找他
一会儿他来我的车厢找我
火车一直在开
仿佛开到了现在
我们已不相往来  


猫把自己藏好了

苏俊



丰饶抑或荒年
我们都小心翼翼的活着
那时,冬天还没有来
猫已经把自己藏好了

不要漏出尾巴
不要发出声音
就可以听见大地裂开
水流正慢慢干涸

堆满落叶的街道上
来来往往的人啊
他们走过的每一步
都在扣响季节的大门


轮回

杜晓旺


你发现
突然有一天
在拐角处
在乌泱乌泱的人群里
有个怪叔叔

你是美女
你把他叫爸爸
叫哥哥叫老公叫姐姐
叫我的乖乖

你特别特别爱他
定睛一看
那人是另一个你


猎人与郊狼

宋世平



郊狼有足够资源养活猎人信心
德克萨斯琼斯牧场,独臂猎人连击数枪
一只郊狼忍不住诱惑,停下脚步倾听
子弹的声音,直到它和子弹同时衰竭

生命奇怪在于不一定是自己拥有
郊狼喜欢草丛中的变数,猎人则知道失去
手脚的危险性;当然只要命还在
母狼记恨人性很辣,它已顾不得太多
人心有可能替代狼性;孩子再不可丟失
还剩最后一发子弹没有击发,猎人
回头看到母狼和三只长大的孩子站在身后
空的手臂已来不及掉转枪口
印第安人怎么说的:衰竭的草会重站立
它们会从四面八方涌来


栏杆

丹暮



在河沿,反复体味倚栏
与空无所依,伫立河岸的不同
没有栏杆,甚至感觉自己也
画入河面布景,衍为河流的一个默词
发现而不能说出,它的深沉
如此眺望与环顾,河流于我如母体
尝试一遍遍,拍,倚
这文人心瘾,接续文脉之物
却让我心生孤悬,无法亲近
仿佛,与河流的图画之间,横
亘着一道界,让人不由
把晦暗与过往,一遍遍投掷
即便徒然且无用




周焱



在殡仪馆找水喝
工作人员说这里不卖水
转了一圈
隔着铁丝网
看见一个兜售饮料的大姐
正从殡仪馆外面的土坡
放梯子
她把我从殡仪馆里面
接到外面。交易完成
又把我从殡仪馆外面
送回 殡仪馆里面


废园之晨

辽东天赖



南山那只野鸡叫得粗犷
北山的喜鹊回了两句喳喳
轿顶山应声醒来
但还有些睡眼惺忪
燕子们起得早,忙活了好一阵儿
才把天上的碎玻璃打扫干净
它们不在无人的檐下做巢
倒是一群麻雀,从残破的老屋中飞出
聚在一棵杨树上不停争论
离去的人把这园子交给一些
无用之物,任由它们无意义地枯荣
艾蒿,杂草,比去年还繁盛
几株常春藤正爬向屋顶
晨光慈悲,有普照之心
但仍不能完全均匀
向阳的那树樱桃,花已半落
背阴的这棵却才开出兴头
开得那么无拘无束
没心没肺


如果我也在桃花源

杨祥军



我想起一个人,住在东头木屋
他冲泡了新茶,茶香顺风弥漫
品茶,谈古论今
杨梅酸甜。杏子酸甜
鸡鸣犬吠。炊烟袅袅
如果有酒更好
微醺。起身作揖
兄台,向您打听一个人


庞贝

张吉夫



自从黑翅的大鸟驼着月亮,逃亡
阳光,就已不再是甜的
染缸里深重的色素在渗透,下沉
骨刺在风化的岩石中生长
硕大的叶片里,奔涌出墨绿的血
泥土刺痛到发抖和尖叫
那些火山灰凝聚成的,坚硬的石头
镶嵌了苦恼的欢笑和甜蜜的恸哭
那是在歌楼,酒肆,茶坊,抑或女闾
战栗和悸动的波纹在千层石上一圈一圈发散
犹如年幼的太阳输送的光晕
染缸里的色素悬浮如海中的鱼,它静止,它也在急剧地下沉
它就要触底了,它将沿着没有门的黑洞
那是所有的底啊,一切的底


过敏

方斌


像一个忠告,或警示
那些过敏物,比如鱼虾
比如花粉,比如偏心的药物
写在我的记事本上

这些年,过敏的事物越来越多
牙齿松动,冷热颤栗
我开始对春天、月亮、炊烟过敏
对流水、青山、麻雀过敏
对泛白的茅草过敏
对田地的空荡过敏

对嘀嗒的钟声过敏
对一首老歌过敏
对一个称谓过敏
对一个词语的失重过敏
对镜子的裂缝过敏
对另一个自己过敏……

但是,我从不对啼哭过敏
从不对从舌头上滚过的涩苦过敏
我只是想说,因为过敏,直到现在
我还拥有幸福的疼痛
像风穿过松林,松涛说出了一个真相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网友点评

倒序浏览
本帖最后由 诗歌频道 于 2022-5-19 21:48 编辑

东门

几十年了,东门
依然是县城最繁华之地
鸡鸣狗盗之徒,又来摆摊设点了
他们是我的老乡、亲戚、仇人
他们都长着衰老的脸,狡黠的眼
他们曾经在尘世里深深伤害过我,又把我忘记


喝马满群山推荐语:多种情愫的浮现,夹杂着乡情,愤慨,委屈,怜悯,不甘等等矛盾心理,在几十年时间里都不过一白毛,爱恨都不值一提。令人想起周星驰的电影,那些小人物,那些丑的真实的生活。

荣润生推荐语:相信许多人读过《东门》会打开各自记忆中的南门北门西门。成长与生存的记忆总有一扇城门为止开合。小诗简洁,寥寥数语撩拨出共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老歌

一首歌就是一个世界,有自己的风景
干净的光有来路。有人在斜坡上种过白玫瑰

听它,听到耳朵生茧
唱它,唱到泪流满面

它给我幻象,喂养我,放大我的孤独,成就我
不经意间来拜访。我用音符涂抹夜色

现在一只夜莺新鲜,翅膀闪着月光
也唱起古老的旋律

夜莺唱的是我,一个收起火焰没了阴影的人
听起来多么亲切


冰雨推荐语:诗意的语言呈现,个性的感悟在不知不觉中体现出了共性的体验,引人沉思,余味绵长。推荐精华。
诗观:诗是生活的艺术,更是做人的艺术。

冰雨释义:冰之为雨,暖之故也。
微信zbh1619,诚交天下真正爱诗之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诗歌频道 于 2022-5-19 21:49 编辑

回家的人

将月色供出的杜鹃声
藏在兜里。回家的人数着天上的星星

炊烟落在瓦楞上
小卖部褪色的广告牌,没几个字还活着

他没有停下,就像风。就像欠了一盏摇晃的灯火
从门缝里照亮久违的脸庞

夜是月光端出来的。他不慌不忙
随着一片虚无,将河流搬进天空

他想学流水绕一圈村子。然后
导航不到的地方
一扇木门,也必须敲一敲                                                                                                            


苍凉推荐语:以记叙事件为线索,线性的记录动作性的回乡情感(记叙的字都必须是线性顺序的)。其中有效地使用了拟人、比喻等修辞手法,物境的创造让暗中涌动的情绪落地清晰稳重而生动。“他不慌不忙随着一片虚无,将河流搬进天空”,这种叙述之外的叙述,即语言的记叙无限扩大了文本本身的容量,产生了言外之意。
写实的占比大了一些,情绪延宕较长,尤其是结尾已成强弓之末,没有鼓荡起更大的波澜。诗的叙事不以“事件”为中心,而是以事件发生的状态、所引发的感悟为重心,执着于“记事”只能以事本身的力量打动人,同时会失去发生“幻象”机会。
笔名苍凉,爱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王化启 版主 2022-5-19 13:47:08
本帖最后由 诗歌频道 于 2022-5-19 21:49 编辑

纸上的生命

将眉毛修淡一些,剔去怒色
鼻子略高一点,闻取远方的气息
嘴角上扬,始终保持笑意盈盈

把一枚钉子敲进墙里
便有了纸上的生命
它附在一枚钉子上
钉子埋在墙里
也埋了时光的忧心

钉子被铁锈慢慢腐蚀
这点无能为力,可以装聋作哑
只需知道,那个人是我就好
我将沉浸于此,度过一生
倘在某一天,钉子断了
我会以老迈的姿态出现
甚或早已烟消云散
纸上的生命,摔得是否支离破碎
其实都与我无关


王化启推荐语:对内心的观照是诗歌灵感触发的重要来源,薄纸与尖钉在一首诗里实现了对立与和谐的统一,借以揭示命运的多舛与不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诗歌频道 于 2022-6-1 16:33 编辑

坐火车

多年前,九二年
或者是九三年
肯定是大年初一
新的一年的开始
我和他上了火车
我们俩坐在一起
车厢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他先发现前面那节车厢里
根本就没有人
他说他要去那节车厢
我们每个人占据一节车厢
一会儿我去他的车厢
找他
一会儿他来我的车厢找我
火车一直在开
仿佛开到了现在
我们已不相往来                                                                                                                    


  推荐语:有空旷的亲密和亲密的空旷,在一列火车的哐当声音中完成感悟时间的变奏曲。
笔名苍凉,爱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诗歌频道 于 2022-6-2 15:04 编辑

清晨的时光有无数分叉

我不会是第一个察觉到蹊跷的人
时光无声分叉,独自前行,并再次分开
仿佛河流又再次叉开了手指
甚至我能感受到每一条分叉之间闪电的
裂缝,撕裂之后又愈合,仿佛从未撕裂
没有人能感受到它的痛苦
就像没有人感受到它会分叉
然而,每个人会随着自己不可见的洪流
向前奔去,然后又在某一处汇合
就像许多河流相会时会留下湖或是深潭
那些分叉终于纠缠不清,一群人也就
开始打转或者碰撞,又或互相凝望与
擦肩而过,仿佛那些水里的浮萍或者鱼
我不会是第一个觉得自己像只鱼的人
虽然有时候更像浮萍,但我喜欢鱼的前额
与眼睛,它仿佛可以能使时光停住脚步
并让天空与浮云变得宁静,且可以触摸


苍凉推荐语: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万物好像都在无声暗示着某种神秘的命运,向尘世向人群昭示着什么,诗写繁茂多姿 ,氤氲有致,一路驰聘,终于触摸到宁静秘密。
诗歌仅在世界诗歌网论坛交流,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诗歌频道 于 2022-6-2 14:59 编辑

谷子种,其实已经很老了

正午的阳光下
母亲取下房梁上的谷穗
用锉般的手
搓下谷种
放到瓦盆里,倒进水

母亲弯下腰
用笊篱
先把浮在上面的瘪粒撇出
再把沉在盆底的部分
捞到老式的簸萁里

接下来,母亲每隔一段时间
就用手
翻腾一下

这是母亲选种子的方式
每年都重复一遍

母亲,仿佛跟着种子走
种子,已取走了她最光亮的部分


推荐语:借用母亲的时间和手,耐心择取了生命过程中最典型最光亮的部分呈现出来。
诗歌仅在世界诗歌网论坛交流,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诗歌频道 于 2022-6-1 16:33 编辑

蛙鸣

结交一群守口如瓶的朋友,不如
独居一汪清塘,明月会来画眉
卑微如蜻蜓者,也会来水边洗脸
而他有谈情说爱的机心,频频让荷花
面红耳赤,嫣然如火

我自不待说了,清风了然词中的情趣
送与江南的几个省去拌寂夜,拌清愁
也拌辗转难眠的听取之心
得到的反馈说,此人口气太重
既不谦逊,又不高雅
我于收拾残云之际,决定再变一个词调
试试

推荐语:独白式,趣味体、调侃味。
笔名苍凉,爱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诗歌频道 于 2022-6-1 16:33 编辑

在老轿顶山巅

登上山顶的一刻
刚刚还在狂奔的群峰
勒住了马
我们的喘息渐渐平静
天空将我向四面八方铺开
近处轻薄透亮,远处混沌迷蒙
不断有过去的风,经过我
吹向遥不可知的未来
周围还陈旧枯黄
可我心里保存着本来的翠绿
如我深知:阳光下透明的自己
尽管站在山顶
也只有几十年累积的一米七零
离天尚有三丈
我已放弃软绵绵的冲刺
再坐一会儿,我将
一步步走下山去,回到故乡的村庄                                                                                            

推荐语:与山俱在的一种生存状态,在时间与空间之中,我在,在我。全知、全在、全能视角的叙述者超乎于诗的情境之外,即使还因为全在而置身于情境之内,他也保持超乎于情境之外的姿态(沈天鸿语)。虽然是写诗者读来不觉是诗,自然通透而飘逸的气质让一首诗得到如山驻扎此地的自在感。
笔名苍凉,爱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345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