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由世界诗歌网、《世界诗歌》杂志社、广东超人节能厨卫电器有限公司共同主办的“超人杯”第三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第三期初评日前揭晓。第三期比赛共有38首作品参赛,经15位初审评委(名单附后)投票,2票以上的18首作品进入终评。
“超人杯” 第三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设金奖一名,颁发获奖证书、奖杯和两份奖品(1、免费出版个人诗集一部并赠书300册;2、价值4299元的超人牌AC55烟机1台);银奖二名,颁发获奖证书、奖杯和两份奖品(1、免费出版二人诗合集一部并每人赠书150册;2、价值4099元的超人牌AC72烟机各1台);铜奖三名,颁发获奖证书、奖杯和两份奖品(1、免费出版三人诗合集一部并每人赠书100册;2、价值2799元的超人牌AC75烟机各1台);优胜奖十名,颁发电子获奖证书和价值1999元的超人牌40升A12电热水器各1台;优秀奖二十名,颁发电子获奖证书和价值999元的超人牌808-B602内旋猛火灶各1台。三部诗集均由澳大利亚先驱出版社出版并全球发行;所有获奖者均赠送2022年《世界诗歌》杂志一份(共四期);在博鳌亚洲论坛举行颁奖仪式,邀请金、银、铜奖获得者出席领奖。“大赛”于2022年1月1日开赛,2022年8月31日截止,欢迎到世界诗歌网(网址:www.worldpoetry.cn)“国际诗赛”频道发帖参赛。


“超人杯”第三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第三期初评胜出作品:

(按得票多少排序)

时间的温度

章建平



她一生都在燃烧
那件斜襟蓝布衫,是行走的火焰
阳光那么暖,月色那么凉

她点亮每个清晨和黄昏
总是小心翼翼,怕黑暗太重
火光太轻,怕风轻易就吹灭了灯

小小的我,坐上小小的板凳
一边听她自言自语的唠叨
一边往灶膛里添柴、续火

总有些火星躲在柴灰里,像种子
我把番薯洋芋偷偷往灰堆里埋
整个上午,我都蹲在灶边
看时间如何慢慢长出香味来

她终于可以不必起床了
躺在向阳的山坡
任秋去春来,花谢花开
偶尔有几声鸟鸣,透过那堆黄土
告诉她,外面的世界

每个清明和中元,我们都会点燃
腊烛、纸钱,还有她喜欢的蓝布衫
孩子们不说话,只是静静地
看火焰如何跳动,看银色的灰烬
怎样飘飞、翻转、腾挪
那一刻,我确信母亲一定在看着我们


记忆中的灶脚

皇闻晖


被时光推倒的古厝,隐藏了多少记忆
筑在墙角的红砖柴火灶
在每个晨昏与午前,都要让柴草
从被烈火占据的灶膛中醒来
那时,时间就像一头贪得无厌的猛兽
吞噬掉许许多多的细节
但母亲在灶脚忙碌的身影
始终定格在脑海
她总是像超人一样,对着一口大鼎
不停地捣鼓,试图让火焰
在鼎底尽情地舔舐着
让菜肴的香味兴奋地叫出声
无用的炊烟,只好让它灰溜溜地
从烟囱逃走
张罗完一日三餐
她总是把灶台擦拭了再擦拭
在她眼中,灶神爷就端坐在正上方
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
食尽了人间烟火
绝不能让他上天庭还有状可告


内心的火焰

笔名小小


让我成为一座雪山吧
领受更大的雪。但有更大的风
把稀松的雪屑卷到冰谷
神的高度固定在那儿,不再增减毫厘

我内心的火焰,隐秘
而又热烈。涌动的岩浆不被觉察
冰块已从内部渐渐融化
一场雪崩正在蓄势之中

你知道冰川是怎么产成的吗
一条暗河宁肯去死
也要大白于天下;一朵朵火焰
宁肯停止跃动也要呈现给世人

我所以喷薄汹涌僵冻如固
岩浆、火焰,冻而不死,而又死给你看
我所以义无反顾,一苗苗火焰转世
以冰凌花敞开自己的灵魂……


火焰简史

叶潇


从第一缕火苗的诞生开始
不停地燃烧就成为了一个不可停止的任务

从燃烧一根木材,到烧毁一座森林
从焚烧一栋房舍,到焚毁一座宫殿
火的野心越来越大
温暖和光明招摇于世
让哑口无言的灰烬成为苍茫厚重的纪念

来自天上的火,终于掌握在人的手中
手举火焰的人,寻找一切可燃之物
把一件透明的衣衫抛入火中
把一本隐晦的书籍抛入火中
把一碗粮食和一桶油脂抛入火中
无物可抛之时,就把一个骨肉丰满的人抛入火中

在火中消失的生命
塑造了火焰刻骨铭心的意义
驯服一团火焰,与驯服一个人同工异曲
那纷纷扬扬的灰烬之中
埋藏着一颗心
正在书写烈火灼心和寒冷彻骨交织的故事


为什么我一次次写到火焰

王爱民


我为什么一次次写到火焰
天啊,盲人的目,滚出烫人的热泪

大风一次次把灯点燃,又吹灭
直到一颗太阳,把它救回胸膛
把黑夜炸出一个窟窿

如果有两片火焰,死死相拥
那是爱情,散发着粮食裂开的芳香

萤火虫童年的一夜光明
照耀我们的一生,像野地磷火
也像汽车尾灯

百花始于燃烧,大雪扑向光芒
人啊,最后一朵最旺的火苗
只留给自己
和举着骨头继续行走的哭声




秦佳楠


火焰中有一部分蓝色
像天空的一小块儿在燃烧

妈妈说:
所有的食物出自太阳
无论玉米、小麦,还是你爱吃的
天山雪莲
最终,通过泥和水获得形状
找回它们自己

难以想象的是一种循环
始自一亿六千万年前原始生物的一点骨血
化作火焰那迷幻的曲线
它们把热唤回
它们向你的心脏哈气
一点点海草的痕迹留在你的掌中

而此刻
世界是热的,它的光焰闪烁
它正把你融化
像白米粥在你的胃中,尝试
化作人形

注:天然气是由远古海洋生物通过长久的分解过程而产生



火焰

孙连克


耀眼的花朵——来自地下不可见的藤蔓
一个幻境被准确地描述

冬季漫长。我不能像因纽特人那样谋生
我把雪屋建在了温带。有八小时光照

普罗米修斯馈赠的火种
在此繁殖。普罗米修斯获救

工匠之神赫菲斯托斯放下了他的固执
主动与其示好。一同研制

超自然的炉子。安装旋钮
蓝色的火焰像可控的音乐
神以无声的语言布道:
“给他们阶梯,让人成为人……”

雪屋宽敞。我在冬季邀请因纽特人
来家做客。在舒缓的背景音乐下
一边调侃气候峰会的谬误
一边火中取栗


野火烧不尽

莱莱


从一截朽木起身,搀扶倒伏的衰草
天空,是它们穷尽一生繁华,才企及的高度
炙热的光芒,照亮落日的红眼框、跋涉者
裹着暮色的背影。群鸟飞往天际
一粒草籽
躺在一匹马的蹄窝里

风总要来的,带来雨水,雷霆,昆虫
带着泥土的焦糊与甜香
你所经之处,灰烬抑扬顿挫,为每一场仪式
念出悼词,和序言


火焰

洛阳李易农


在低处,在最低处
他喜欢点燃一支劣质烟草
在明灭的光线里,去探寻他的情人

袒胸,短裙子,或者腿上闪着的白光
一团又一团燃烧的火焰,从他眼前飘过
妖娆的火,淬炼着他雄壮的身体
他浑身滚烫的,像是一块烧红的铁

他下了多少次决心,说,这是最后一次
就像他说了多少次要戒烟一样,说这是最后一根
可他体内的火焰,从工地的坚硬处辽阔起来
迫使他又一次来到街头

是的,他又一次有了负罪感
因为那瞬间又燃起来的离家愁绪
让他揪紧了自己的头发




林中树



从荒蛮中舔出饥饿,从指尖上举起旗帜
这是又一条河流,黎明前
飘来的彩练

这是石头里迸射出的星星,枯树上的另一枝花朵
是我枣红的马,追出长夜
牵梦,再一次轮回


火焰

天河水


非亢奋,不抑郁,冲和条达
它有木行的血性和庄稼的前生
分蘖、扬花、抽穗、灌浆,砥砺生长的决心
咽下二氧化碳,吐出氧气
运化立枯、倒伏、赤霉,命格中病变的部分

一直在做的光合作用
化学方程式的结束,又以能量单位重启
赋形于秸秆、籽实,骸骨中分离出灵识
暖我五脏,打败饥饿的胃,温补精神气质
这够不够佛说的转世?
发烫的灵魂,托生一支蜡烛
喊一声爸爸,爸爸就回来了

哦,爸爸。这渐渐冷却的词,往返于枕边
每段梦都有置景相似的情节——
我又有爸爸了,贴身穿着跟班小棉袄
荷锄下地,他撬开一小爿泥土
我点进去几颗红豆


跳动的火焰

李运棒



看到桌子上的香烟
他突然有抽一根的欲望
他到处找火机

他知道父亲很早就抽
一直在抽,直到去年
春暖花开的时候,再也抽不动了

父亲走的时候,痛苦的样子
让他刻骨铭心。他也知道
父亲的病是长期抽烟的结果

他在父亲的房间找到了火机
揿一下,居然蹿出火苗
眼前一亮
父亲叼着烟急急忙忙地赶过来

跳动的火焰中
父亲对上烟,笑一下转身离开了
他擎着火机,怔怔地
直到火焰灼痛手指


火焰烧向天空

雷岛


从火焰中我看见我的前世,看见
另一个我,我是那一缕火焰
我是那无数的火焰。我曾经熄灭
我需要呼吸
我需要无数充沛的空气
我命定的燃烧,仿佛最初的话语

暗夜里,多少火焰被泯灭
像一腔热血被堵住去路,使一颗
至纯的心灵坠向深渊
一轮瘦瘦的月亮里有苍白的火焰
海水里有咸涩的火焰
眼泪里有滚烫的火焰

有些火焰会蔓延很久,从前世、今生
一直蔓延到不确定的未来
在我心中一直埋藏着一缕火焰
与我的骨头相互支撑
我有赤裸的燃烧的花园;从岁月深处
我认出你,像一朵火焰认出另一朵

总有不灭的星辰,从天边升起
一种伟大的引领。一缕火焰泯灭
更多火焰重新燃烧起来
火焰那么美丽,仿佛新生的婴儿
火焰不会逃离,只会燃烧
在震颤中,它仍会保持自己美丽的外形

黑夜降临,我们仰望星空
群山之上,熊熊火焰烧起来了
那燃烧着青春,激情和理想的火焰
那遍野的红高粱,鲜血染红的旗帜
我蓝宝石般的火焰啊,像一个
巨型超人,从沉沉大地,烧向广阔天空


母亲的厨房经

方世开


母亲说,生活仅有柴米油盐
是远远不够的,更在于如何以火的炽热
将辛勤和智慧,装进七碗八碟

母亲一边说,一边拧开煤气灶
蓝色的火焰跳跃着,酝酿一出生活的交响
油煎,水煮,煸炒,清蒸
勾芡,撒盐,酱油调色
那些平庸的荤素,在母亲的手上
顷刻华丽变身,成为滋养我们的佳肴
母亲加重语气说,做菜的关键
在于火候的把控,太大或太小
都会影响生活的品质

母亲已经离世,但她的厨房经
已然铭刻在我们心上,成为我们
生活的经典,更是我们生活的哲学


火焰

陈汐月



一生都发着光
火炉,灶火,油灯和炕
它的热和爱融在一起
通过母亲的手传递
温和而无私
映出母亲的身影


火焰

木子的笔筒



火焰里藏着火,乐器里藏着乐曲
命运里藏着命
火焰忽闪,乐曲在转调
命运在遭遇劫数

火势熊熊,乐曲走向高潮
生米煮成熟饭,春花长成秋实
红红的枝头跳动着那么多小火苗
肉身催生出高血压,心脏病

火离开火焰,乐曲离开乐器
它们要去哪里呢?
火光不熄,生命不止
欲望的火焰蛇一样,吐着红信子

风暴诞生,火焰熄灭
恩怨平息,九九归一。
时间的荒原上只剩一把余灰
命运的烛台上一片废墟


火焰

宋世平



一一在圆明园乱石槛上昏厥了一小会

给帝国黍稷,窝头,驴打滚,他吃,
给帝国山,水,蛊,烤鸭,妓女,佛手,
他吃的很欢,给帝国血,刺,井,桥,

麻花,族旗,二踢腿,城皇庙,东临碣石,
他也吃,他们还是觉得很零星,很抠门,

全吃了的有城,墙,四库,包括一道门,
二道门,
三道门,五道门;门门俱到到牌坊,
卧榻,早泄的精气和胎盘房颤后的软糯,
骨渣吐在御花园里;狂吐!

给帝国穿上小鞋,这不是馊主义,
他也敢穿,
反正撑破的是你的传统底线,

还给帝国吃点什么才好呢?!
一张纸,不画饼,直接画供,戳上血印,

如现在吗,又有人想拿仅剩的
一点自尊喂他们,闻着有东西烧糊味儿,
原来是;
一副副骨架散磷;自己引燃的火焰


火焰

项天烁


才知道,横着走路的
除了螃蟹,还有另外一种怪物
它们骨头里长着刺
它们灵魂已发黑
它们的邪火从来不问来由

它们在潮湿、恶臭里滋生
却在朗朗乾坤下张牙舞爪
天上水,地下水,黄河水,长江水
都不可能将它们洗净

只待正义的火焰将它们焚烧
然后,尘归尘土归土
地狱的恶魔必须毁灭在地狱


“超人杯”第三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第三期初评评委
(按投票先后排列 )
陈波来(诗人,世界诗歌网海南频道主编)
李燕珍(诗人,世界诗歌网广西频道主编)
只蝶痴梦(诗人、评论家,世界诗歌网评论频道副主编)
黎周谷穗(诗人,世界诗歌网广西频道副主编)
丹 枫(诗人,世界诗歌网湖南频道副主编)
孟 萌(诗人,世界诗歌网山东频道主编)
喝马满群山(诗人,世界诗歌网诗歌频道副主编)
荣润生(诗人,世界诗歌网诗歌频道副主编)
党水北(诗人,世界诗歌网陕西频道主编)
王之峰(诗人,世界诗歌网山西频道主编)
非 渔(诗人,世界诗歌网湖北频道副主编)
燕子飞(诗人,世界诗歌网湖北频道主编)
杨祥军(诗人,世界诗歌网诗赛频道副主编)
黑 眸(诗人,世界诗歌网云南频道主编)
巩本勇(诗人,世界诗歌网国内频道副总监)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网友点评

倒序浏览

祝贺祝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远近高处各不同。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祝贺,学习
音实难知,知实难求。歌谣纹理,与世推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内心的火焰

笔名小小


让我成为一座雪山吧
领受更大的雪。但有更大的风
把稀松的雪屑卷到冰谷
神的高度固定在那儿,不再增减毫厘

我内心的火焰,隐秘
而又热烈。涌动的岩浆不被觉察
冰块已从内部渐渐融化
一场雪崩也在蓄势之中

你知道冰川是怎么产成的吗
一条暗河宁肯去死
也要大白于天下;一朵朵火焰
宁肯停止呼吸也要呈现给世人

我所以喷薄汹涌僵冻如固
岩浆、火焰,冻而不死,而又死给你看
我所以义无反顾,一苗苗火焰转世
以冰凌花敞开自己的灵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叶 版主 2022-7-28 17:13:56
歌谣纹理,与世推移。祝贺!拜读学习!
音实难知,知实难求。歌谣纹理,与世推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频道主编您好!
麻烦问一下,笔者已进入初评范围的诗作,本着“推敲求精”,仅仅较原作改动了三个字,看能否予以更新替换一下,谢谢!
(拙作为初评第三首,即《内心的火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内心的火焰
笔名小小

让我成为一座雪山吧
领受更大的雪。但有更大的风
把稀松的雪屑卷到冰谷
神的高度固定在那儿,不再增减毫厘

我内心的火焰,隐秘
而又热烈。涌动的岩浆不被觉察
冰块已从内部渐渐融化
一场雪崩也在蓄势之中

你知道冰川是怎么产成的吗
一条暗河宁肯去死
也要大白于天下;一朵朵火焰
宁肯停止呼吸也要呈现给世人

我所以喷薄汹涌僵冻如固
岩浆、火焰,冻而不死,而又死给你看
我所以义无反顾,一苗苗火焰转世
以冰凌花敞开自己的灵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占东海 来自手机 论坛元老 2022-8-12 08:58:30
祝贺祝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祝贺获奖诗人!评委辛苦了
音实难知,知实难求。歌谣纹理,与世推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