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以下为“魔梨杯”第二届中文同题诗大赛第三十一周《麦芒》进入终评的72件作品;
二、请同题诗赛终评团第三组评委投票,每人投3-6票;
三、投票时间:8月9日12点—8月10日24点。
四、参赛作者如有疑问,可向参赛的频道反映,请勿在此跟帖。


1.麦芒

夕阳的温存
让那些锋利肆意绽放
影子匍匐在地上
把那武器攥的更紧
当夕阳落下那一刻
灵魂与肉体全部重合
影子的回归
使站立更加挺直
那把把锋利直指长天
在每一个黑夜
无论有无月光
直到太阳升起时
留一半坚守
一半继续埋伏

2.麦芒

金灿灿的麦地,麦芒把自己细细的身子
在七月高高举起,像是宣誓奋斗于大地

麦子的籽粒,在阳光下发育
经脉里充满感恩的钙质

作为麦穗的器官,麦芒遗传麦子的粒数和粒重
在温暖和干旱面前,生命进化强度与弹性的缓冲
光合的绿色延长,抗逆着生活中针尖的叫嚣

强风吹动,麦芒独特避免或减轻穗间的碰撞
从而避免籽粒的脱落
一根根细细的麦芒,质地坚硬,捕捉碳水化合物
任根系从土壤高效的向籽粒聚集营养和能量

生活的渗透压,动力,像麦芒的蒸腾
在后期,落黄环最终代表麦芒认定
籽粒的品质
麦芒对产量的贡献还是个迷
就像农人对土地的付出,从不问艰辛

镰刀们个个握紧拳头
在亮眼的宣誓里,倒下成捆的麦子
风掀起麦浪,一波波举着胜利的旗帜
像麦芒,把生命的手臂高高举起
向大地和它的主人致敬


3.麦芒

金色的浪,冲击田野
用拔高的壮志未酬和远山比肩
呈绿色状。与你相连
散发太阳的光芒;忘记熟稔的前奏
那柔、那韵、那阿娜多姿随风刀的切割站立成
铁甲勇士般的壮阔。否极泰来,或昂扬,或奉献
骨头的锈迹已斑驳
直立的脚掌千疮百孔
心头的火花却在沸腾。用千摄氏度的水银试探若干年后的麦网是否还原另一部分麦网的前世今生
杂交青色、黄色与紫色的梦幻离奇
在高贵与低俗的相对论里
我们承认:羞愧,已离去多时


4.麦芒

也曾绿油油过,柔软过
为何崇拜上金色
为何坚成硬刺
想想这些问题的内核
就让人头痛
我只直观察知
那么多眼睛盯住的麦粒
皮壳光滑,满腹洁白无瑕
哪有一点防身手段
麦芒肩负守护之责
唯有熟知生存之道
修炼身体成一根根利器
才能为麦粒刺出一条条
再也细小不过的活路


5.麦芒

“我本可以容忍黑暗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我在荒原种下未知之前,人世间最耀眼的光是阳光。

未知被命名之后,麦杆迎风摇起波浪
青青。那柔韧之上的细小,

一一人类赖以生存,生命得以延续

那细小之上还有更细小的
微芒。它刺穿黑夜,

那泄漏出来的光是沙粒上的皇冠

(引用 艾米丽·狄金森《我居住在可能性中》


6.麦芒

作为一种属性
把麦子叫做有芒的作物
在青春期不具备攻击力
只有到成熟期
才成为武器
保护累累果实

那些农夫
抓住她的软肋
像割韭菜一样
把它握在手中

7.麦芒

脱离了襁褓
就成为他们口中的刺儿
面朝着阳光
风雨越摧残,越坚挺
向上,有着参天的梦想
直到脱离的那一天
忽然发现
一直都有他们在呵护
只是自己,太过于自我


8.麦芒

六月的田野。收获的季节,麦芒
是荣誉证书上闪闪发光的那片金黄
是荣誉之光

割麦的人,汗珠在额头滚动
你有没有觉得那人是麦穗,而额头的汗珠
是麦芒
共同刺痛了岁月的伤疤——
每一份荣誉的背后,是多少不为人知的辛酸


9.麦芒

麦芒是麦子的刺
一个麦穗有一束麦芒
尽显风情
齐刷刷向上挺立
直刺阳光,风和露水
我听得见麦子生长的声音
齐刷刷传来
麦芒连成一片
拥抱着向上生长
泥土的味道漫过村庄
有一片麦
一个村庄的泥土便会散发芳香
泥土房里会飘来一阵酒香
麦子养育了黄土地的芬芳
连绵的麦浪里
麦芒像钟表上的秒针
拨动年轮
种麦子的人一年年老去
麦浪年年翻滚
也成记忆
也是现实
书写在美丽的黄土地上

10.麦芒

那年,你说麦穗露头的那一天
最后一趟班车会停在傍晚的十字路口
嘱咐我在绿疯了的麦田旁等候

其实鸡叫第一遍的时候我就醒了
我先于阳光抵达地头,晨露还没有明亮
它们怀抱着世界,它们的梦还没有完全苏醒
也许因为我醒得太早,时间显得过于漫长
也许因为我离开得太晚,夕光都不忍心把自己掐灭

下雨天我仍然抱有一丝幻想
我把雨伞举过头顶,苦苦地撑着低沉的天空
雨水过于真实,我误以为有一双慈善的眼睛
一直在怜悯世间所有的孤独

我站在收割后的麦地上
无处可去。稻草人仍然站在原地
在秋天没有到来之前
它得像一把从土里长出来的剑
守护新种的玉米

第二年,第三年……
旧了多少时光,就有多少根麦芒
沉默地经受着太阳的暴晒
用锋芒与尖锐的阳光抗争,倒下
次年又从麦子的骨头里钻出来

11.麦芒

麦芒
颖壳的延长
是衣
忠实的裹满心脏
是枪
为捍卫刺破夜空向上
是钩
为远方携离故乡

男孩的鬼把戏
暴露了你的小心思
向着一个方向
无限的贴近
带着爱云游四方

麦芒
种子的铠甲
想尽一切办法
尽一生的力量
为爱护航


12.麦芒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让成群的麻雀停下来
每个麦穗上都有叽叽喳喳的一只
每一只的翅膀上都有夕光的平静
每一份平静都是一场过于纯粹的仪式
此时,我只需扔进一颗石子或一声低呼
就会产生风暴。麻雀被麦子弹回村庄
麦芒有尖锐的声音。无以计数的针无以计数地缝补
被继续凌迟的田园。帮我,我就是要那么近
爱我,我就是要被无以计数的缝补


13.麦芒

玫瑰花与刺猬没关联
小麦与战争
背着刺,护佐生命
仗剑的侠客相似
麦芒,只为包裹着灵魂

植物努力武装自己
传宗接代,努力把基因传递
眼睛打量收成
那怕被炮火燃烧,坦克来回碾压

谁又想弄掉嘴里的食物
麦浪拥挤,用一片金色来恫吓
江湖豪杰终将退场
麦芒举手,交出内心洁白

14.麦芒

他们的脚下掩埋着祖先的脊骨
那是火种、光芒

他们在祖先的脊骨上磨出利剑
昼夜紧握,向前,向后,向左,向右
魔鬼伸长的手臂颤抖,扭曲,变形,腐烂

他们的脚下,每一粒土都不是孤儿
每一只蚂蚁都仰起高贵的头颅

15.麦芒

身后的叶子
站起来

锋利的矛,金黄的铠甲
丰润的四月全副武装,严阵以待

护送情人穿过激情燃烧的五月
金刚之体,在另一种光芒的召唤中

不停地低头,弯腰
向脚下的故土,献出最后的柔软的光


16.麦芒

麦芒,是阳光的样子
也是祖父蹲在地头
眼睛里射出的光

麦芒,是缝衣针的样子
也是祖母纳鞋底时
穿过针鼻儿的光

麦芒,挑动月色、露珠
粘附在窗花上
飘进父母的梦乡

麦芒,刺破汗珠、血泡
进入泥土,为麦粒灌浆
麦芒里,有日子深处的刺痒
有内心深处的渴望

我拈起一根麦芒,就放不下了
我怕麦芒,是那种灵魂深处的敬畏

麦芒,刺痛我,照耀我
我就长出了属于自己的麦芒


17.麦芒

碧波声势浩荡
只是不起眼的毫末
撑开了阳光通道

身处顶端
屈身迎着风雨
左遮右挡
久经磨砺养成
直裸的性格
披坚执锐捍卫
对汗水的承诺

颗粒饱满之际
解甲归田
隐埋得没有姓名

18.麦芒

现在已很难再见到一块麦地了
在南方,从前层层叠叠的麦子
多半已经移植到梦乡里
曾经葱茏翠绿,涌荡金黄的麦浪
从麦穗间投射而过的麦芒之光
愰惚穿过昨天,这些旧时庄稼
多年来,似乎早已消声匿迹
大麦和小麦越来越模糊,但总有一株麦穗
垂下感恩之心,总有一缕麦芒亮如银针
不经意间刺痛我越来越麻木的身心


19.麦芒

先民食饼
记号中秋的月亮
谪仙饮酒
延揽脱尘的月亮
月亮的味道
来自白纸黑字的麦粒:
他们都深陷幽远的夜晚

我必定会在清晨遇见:你
头簪露水。手执微光
麦芒的味道从四围升起来。像浪又像风


20.麦芒

它将我拉回到了从前
一个懵懂的少年,站在田埂上
扫视一片土地

小麦抽出它的穗花
在风中试探,涌动起伏的波澜
将目光推向远方
麦芒如篲扫过童年的脸

在麦田深处,一棵稗草
摇曳着软弱的孤独
那一刻,慌乱再也无法躲藏

被针尖扎过的日子
在我的记忆里,依旧隐隐作疼
好在,母亲熬煮的麦芽糖
让我尝到了甜


21.麦芒

青芒辗转成黄芒
收割机就来了

五月,是梦想的披风
翻滚如金色的海洋

曾经齐刷刷的剑指苍穹
像列阵等待楚兵渡河的宋国将士
虚张的声势
吓退了一波又一波俯冲而下的蝗虫

白天赞美过你的人,在灯光下
拭擦着镰刀


22.麦芒

五月初的麦芒,和我一样
还带着青色。母亲蹲在麦田旁
的空地里栽着红薯。我担水,稍显
稚嫩的肩膀,泛着火辣辣的疼
星光下,母亲的身影
就像课本里的一株植物
单薄、卑微、渺小

后来的生活,使我深谙麦芒的尖锐
有些时候,也觉得自己是针尖
当我想起那晚,就会放下自己
情不自禁陷入
针尖与麦芒之间的,那一大片空白里


23.麦芒

与针尖对峙。1860年

八里桥。弯弓满月,弹出一个个泡泡
炫目。接着马蹄泼墨大写意

对面是西洋铁船列队上来的一枝枝铁管
冷森森的黑洞口转眼开满印象派罂粟花


24.麦芒

一阵风推着一阵风
从立春撵到小满
葱绿的麦苗被岁月染成金黄
洗衣服的麦香对着水面
捋了捋刘海
下一站就是芒种
炊烟捎来口信:
麦子熟了
麦芒哥就回来

还乡的路
一会山岗,一会平原
刚刚春风十里
一转眼苍茫无边
土腥味的小蛮风,推开
半掩的门窗
麦香放下手中的镰刀
此时,门前的槐树上
月光研磨成麦芒

25.麦芒

八月,麦芒不再属于麦子
麦芒是麦子抽出的长矛
刺穿天地最美的风景

麦子的尖叫,把麦芒推向高处
很多时候麦芒之上,需要我们仰视

麦子,一种让人感到幸福的植物
城市之外,几声布谷
这个时节,麦子是神圣不过的事物

想到田畈和麦垅,风吹麦浪
众生向往自由的角度
城市之外,捋着麦芒行走


26.麦芒

没有比端午更恶的日子了
万物都臣服于太阳

只有麦芒是独特的

只有麦芒褪去青涩的叶
干净又神秘

只有麦芒用自己的尖锐
守护麦穗

如仗剑问天的侠客
如驰骋逐日的夸父

当太阳的金箭都随夕阳滚落西山
所有的麦粒,又壮硕了一圈

27.麦芒

奋力指向天空,而双足
夯实于土地。一茬一茬
素描人间
你面容黝黑,摩挲粗粝的手掌
就着每一粒汗水吞咽
严寒,酷暑
敦实粮仓

而就在昨日
你用那素描人间的手
割下自己的头颅,不等
季节的镰声响起

此刻,唢呐喊一声,你挪一步
举着你拓荒的芒。三叔,慢走
但你要赶在立秋之前到达
借一场雨入主麦地,重新
立在太阳底下 

 
28.麦芒
 
试着把太阳拉近,这六月的风
就开始长高,就开始迅速变硬
植物深绿的皮肤
暗藏某种动力
开始滚滚向前

热汗在这个季节充满盐粒
土地也在这个季节射出金黄的芒刺
与阳光对视
进入一条鱼的体内
你可以看到长矛的矛尖
刺向天空
不分什么远近昼夜
你的归宿会在一场雨里
成为永恒


29.麦芒

它深爱着自信成熟的种子
骄傲的伸展着身体
芒刺像利索的刀锋
大片的麦田摇曳风中它不断的进入幻境
缥缈招惹着人的心神
有人无所谓有人发神经有人拼了命

蜂蝶飞入了花的视野沟壑变得美轮美奂
沉重的麦穗谦虚的头颅引发了多少人的敬重
忙碌的农人开始收割丰收的果实
村里的炊烟撩起喜庆的弧线
农民们叽叽喳喳的忙碌着
有人高兴有人叹气有人发飙

日落时分,再多的话题
都埋入了黯淡的草里
在稻谷飘香的季节芒闪烁着光
那是冷厉的颜色 透彻的活明白自己


30.麦芒

不知道季节是否已经被麦田
镂空成丰收的形状
不知道那些孔洞
是不是也让人心生敬畏  扎得慌

站在这如刺的情感里
总有些拔不掉的疼痛陪伴着
比如成长
比如故乡

一张船票载着容颜老去
从此漂泊就是唯一的记忆
一双船桨划出乡音
从此思念  便是归期

我的那些  不能言说的岁月啊
在每一道笔画中隐匿
茎叶摇颤  如诗
空旷  放牧天地

昂首的  未必都有城府
低垂的  饱满着风度
风  再次撕开麦芒的深刻
信仰
也便有了更好的归属


31.麦芒

麦穗上的芒刺
把娘的手指戳出口子
她用白胶布一块块粘起来

逢人便说
去观音寺拜佛
被庙里的香火咬了一下

仿佛在为,田地上
那些坐在针尖里的麦粒
解释着什么,推卸着什么


32.麦芒

有麦芒的原野不显得空旷
原野和天空由碧绿走向金黄
人们心和动物们的心,连同
从亘古走来的词语一起成熟

一切的成熟都让人如芒在背
收割何尝不是一种掠夺
像一场针芒相对的战争
贪欲战胜了果腹的需求
麦芒的悖论因此恒久

这样看来,做麦芒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是一种心灵的进化,只要叶绿体在
打败阳光成为一种成熟的可能

华为因为有了麦芒,让年轻人
越来越成熟,有了战胜一切的可能


33.麦芒

一场激烈的交锋,无需胜负
从芒种开始,准备好分娩的阵痛
更多时候,成长需要在沉默中完成

向上,一片碎屑的阳光
藏着女孩的心事,风过之后
春潮唱起儿时的歌谣,看
云在听、雨在听,心上人在听
听着、听着,前面的麦子越来越低
直到她的眼中,出现他微驼的背

如是这般,终是以尖锐的姿态
做着同一件事情,即使对决
也是爱着,爱着彼此经历的每一个细节

34.麦芒

麦田消失的时候,麦芒还在
大地深处的灯盏还在
走失麦地的父亲,他的马车
还在,一粒麦子的祖国
还在

多年以前,父亲深陷麦田
一个黑夜里的提灯人
他与麦田旷日持久的战争
还在,并一次次从远去的辙印
救出遗失的麦穗

可是现在,麦田消失了……
你如何从走失的脚印
救出父亲?如何剥离锋利的麦芒
指认一粒麦子的襁褓

35.麦芒

这是一场悲悯,没有尽头……

那些枯萎的叶子
黄了,扎堆在一起,穿越长街
穿越脚手架下水泥墙

故乡人,还剩几根肋骨
晾晒白花花的日子,风化,潮解

难以平复的颠簸,随一顶浪尖
与辗转反侧同流

中午阳光很烈,钢盔
与凸透镜,煎熬成一枚楔子


36.麦芒

麦芒
是战士耸立的枪
刺刀朝天

早上
刀尖上沾上雨珠
阳光,穿越千滴万滴
雨珠,田野

举起钻石的
七色彩光
所有耸立的刺刀
都有一种神圣的庄严

守护着
每一粒饱满的麦粒


37.麦芒

寺庙
有哼哈二将
乃提刀护卫也

麦子也有提刀护卫
却不仅仅是哼哈二将
还有魑魅魍魉
面目狰狞

当然这是最后的忠诚
最锋利时刻
麦芒已然枯干

欲得麦者 过麦芒关
请备针尖
一物降一物
卤水点豆腐

38.麦芒

我和麦子都是天空的孩子
向着母亲居住的方向张望

蓝色粗布做成的衣衫
上面绣着母亲心爱的白玉兰

完全打开的白玉兰散发幽香
母亲的镰刃在白云上蘸火

金色的锐利,成捆立起的麦垛
母亲用穿针眼时的目光看着

母亲看的时间久了,眼睛花了
麦芒用晃动的重影,朦胧母亲

生长过程中的幼小,莽撞
甚至惹祸,请求刺伤的母亲

日月的锋利穿入身体
最后落下病痛的母亲,原谅

母亲眯着眼说,你们都是孩子
大地生灵的果实,靠英雄护佑

那个时候,白玉兰似的云朵
在天空中慈祥


39.麦芒

认识它很简单
以为它就是护身的盔甲
偶有闪失
就刺疼了你的抚爱

一片金色的麦田
小到一粒成熟的麦子
它的贡献其实是肉眼可见
而麦芒上的气孔
连我也闪烁其词

当麦穗静立在那里
我左看右看
像你剪下的一条辫子
那时它距离籽粒的位置最近


40.麦芒

不恋红尘 不靠近桃花
执守麦地  追随秸杆
锋芒毕露,不被乌鸢食
酷暑里流光闪练 散发出灵魂香气
不断向饱满进展,聚积粒粒精萃
顶着苍龙急雨
铸炼生命金边
似利箭射向富庶


41.麦芒

七月金黄的你麦子已经成熟
一阵阵热风吹拂着金黄的麦浪
麦芒的季节已经来临充满希望
这收割机开始忙碌己经工作
转动轮子它向收割麦地前进
电动马达机器带动飞快旋转
收割机收获在车厢的货舱里
脱粒后完成最后操作的工序
麦芒的季节人们充满着喜悦
情不自禁的带着那收获微笑
清晨这一缕金色霞光照耀大地
平凡岁月的日子总这么美好

42.麦芒

麦芒在阴历的六月
划伤天空。它上面有矩齿样的
存在,像动物的牙齿
咬住猎物不松口

麦芒咬住了湛蓝
并把湛蓝拖到天的尽头
云丶收割麦子的人丶麦垛
是它吐出的残渣

而我们欢呼雀跃的样子
仿佛奔腾的河流
裹挟着时光一去不返
途中有鸟儿带着麦粒起飞
那是它们短暂的天堂
也是我们的


43.麦芒

曾经,劳动课上的欢笑
被麦芒刺得难受无比
麦田里的农人
却是精心侍弄、呵护
为它们守住本性,守住懵懂
让每一根麦穗籽粒饱满

村头那些孩子们
率性又玩劣,摔摔打打中
竟也长成麦粒的样子
全身的芒刺化着青春的色彩
日渐散发出谷粒的清香
乡土遍野熠熠生辉,泛着金光

44.麦芒

她们还青涩时
你们就恋着她们的酮体
你们护佑着她们,直到拥有一片
黄金福地

她们一粒一粒。成熟,饱满
她们要出阁,你们注定要骨肉分离
接下来,你们会最后一次
为她们瞭望一下风声
刺探一下消息


45.麦芒

是不是阳光的骨,被风打磨,由青变黄
是不是看到它的本色,会刺疼我,也会刺疼你

日子比树叶还稠,生出
六月额上的小脾气

多少日日夜夜,多少针尖对麦芒
当我们手握镰刀,放倒一眼望不到边的田野

就会清楚,把锋芒举过头顶,是阳光布下的一场
虚张声势


46.麦芒

麦穗抽出体内的夏
柔软的骨头
一节节倒立
按照预定方位
布下防卫阵形
循着成熟的针尖
寻找
一片流云的故乡
和一穗麦粒的天空


47.麦芒

仿佛我的家人
与土地为邻
站在田野上
总是面朝黄土背朝天
和大地保持一种木讷和亲密

纵然身体带刺儿
锋芒下却裹着一颗颗洁白的种子
那一定是岁月中最温柔的恩赐
沿着麦芒所指
可以找到幸福的方向

48.麦芒

尖锐,把那双树皮一样的手
划出伤痕,你是有意的吗
你长的位置,让人不容思索
你要保护的,明明白白
这是真理一样的事件
把收获,收获
你的任务,完成。
看不看,没区别,
有区别。
长树皮样的手的心
眼里激动,用树皮样的手
抚摸,再抚摸
多舍不得,多宠爱。

49.麦芒

在心坎里的那片土地
你怀揣麦芒,对抗稗子的针尖

一场是与非,良善与罪恶的战争
在人心的麦田里烽火四起

天使与魔鬼,在一念之间决战
归向烈焰地狱,或者光明天堂

你以麦芒的锋利,如针灸治疗世界的病灶
天离地有多远,你的爱就有多长阔高深

舍去麦芒的坚硬,你柔和谦卑
甘心落在地里死去,不再是一粒麦子

在第二年的春天,你从死里复活
孕育出无数新子粒的新生命

50.麦芒

在麦地里谈情说爱
也在麦地里孤独。睡在麦地的人
风雨过后醒来,在田垄上奔跑
田野围绕着它们,慢慢合拢,聚集
指向却没有刺入天空
麦芒不怕对针尖。扎手指,扎害虫
保护饱满的果实,耀眼如光芒
对着空气、诗意、头顶的飞鸟
我们坚硬的存在
麦穗摇曳生姿、生音、生香
生夜空的星星
我们离不开它们,如离不开爱情、孤独
收获,用金色光泽书写
四月,不是水,是麦浪
一波一波涌来
它们是我们古老的信仰

51.麦芒

告诉八月,这耀眼的贵金属
不是他一个人的
为它的诞生,付出最多的
是活在泥土中的父兄
我的父兄,是人民中
一个最卑微的群落
汗水入土,沉淀为黄金
锻造出发光的麦芒
照亮我的祖国,我的村庄
我的瘦骨嶙峋的贫瘠的诗行

52.麦芒

是卑微里释放出来的尖锐
是对付虫口的利器
是挑起露珠的金钗银钗
是呈给大地的流苏
是敬献丰收的哈达
是眨动的睫毛
是迸射的光芒
是自带的璎珞
是暗结的珠玑
是带给人间温饱的植物
是怀揣着的深深悲悯

53.麦芒

时间是一条婉转河流
不知疲倦的昼夜流淌
那些青色岁月被冲刷成了
一个又一个灰色的记忆。河对岸

青苗拔节的声音不时在耳边
响起。暮色苍茫中仍能看见
麦芒直往上冲。锐利,垂直
仿佛要直至天空
仿佛除了自己别无它物

时间,慢慢的给青苗着色
成熟了,才懂得了韧劲的重要性
于是,便弯下腰低下头
有了种重新回归大地的念头

54.麦芒

(一)

隔着树林啼鸣在我的耳畔
那些游走的精灵——几只布谷鸟
令我想起此刻的父亲
正磨砺着他的镰刀
准备收取一片金黄的麦芒

如同养鹿人割取香囊
种竹人收取竹沥

(二)

往土里滴上一瓢清清的泉水
你便会收获一穗金黄的麦子

生命是如此的灿烂
饱含日月之光辉

它诞生
吮吸泥土的芬芳
它成长
有赖爱的滋养

55.麦芒

炎炎烈日
四声杜鹃的叫声响彻整个关中平原
打破了村庄的宁静

算黄算割  算黄算割的声音
从终南山由南到北
顺着沣河的流水绵延

沣河河堤上
还留着父亲苍老的背影
河岸边还是那群光着腚的少年

父亲烈日下凝望着收获
我们在河水里追逐鱼虾

不知不觉中夜便拉开帷幕
浩瀚星空下蝈蝈动情
夜幕的帷幔下掩盖了
多少初恋的梦

麦子一季一季的收获
田垄间麦垛旁
麦芒刺碎一段又一段的柔情

我曾无数次被刺痛
贯穿了我最真的梦

56.麦芒

弯下腰伏下身
近距离与你气息相碰
闻着浆液
那种汩汩灌溉大地的味道
触到饱满,手与心地颤栗
脚牵着土地,震撼的掩映

一遍一遍地将你抚摸
将你揽入怀抱
将你放倒大地
额头上的汗水坝水般滚过
降不下脸上的红云朵
这是真诚的红云朵
那个金色的清晨爬上去的

太阳落于傍晚
红云朵仍然赤诚于双颊
夏天的夜亮于晚霞

你也有自己的性格
对于贪婪与粗暴
扬起锋芒刺于皮肉
而我做为一介农夫
愿意被你包围而作永远地突围
愿意被你扎疼
扎疼千万次
千万次里我们相视而笑

57.麦芒

哥特的穹顶俯视每一张鹅蛋黄的脸
麦子已弯腰,却并不曾屈膝

烈日高悬,依次焚过指尖的光阴
他们是埃尔法山上的精灵,曾被农夫深情触摸过
诸如爱与眷念,唇齿下的窃窃私语

镰刀不屑于低语,只是发出冷冷的光
或是讥笑一群颠沛的蝼蚁,吞噬一头暴虐的饿狼
它的面前是一望无际的戎装战士,它卷了刃

一群人,或一群田鼠,或是蜗牛
艰难爬出五层地狱,躺倒在芒尖编织的麦田
他们眼睛闪着光,渐渐覆盖喀尔巴阡山上的白雪

那些成熟的躯干,干瘪的灵魂
他们死于一场瘟疫,或是有预谋的饕餮盛宴
除了麦芒,所有的事物在深夜腐烂

58.麦芒

明明是一株麦子
偏偏爱举刀剑  问天

天总是降下一片云  又一片云
复盖它的刀剑
偶尔
那雨还爱吟一首诗
化解它的戾气

麦子却并不掩藏它的麦芒
在太阳底下
那些麦芒还在闪光  吞吐内心的铁
行进间
麦香在喊  军歌嘹亮

等麦收时
它们才停止喊口号
麦芒吐出吐舌头  
一笑退场  

在面里  饼里  馒头里
你只找得到温柔
哪里找得到刀  剑  暗器的影子


59.麦芒

今年这鬼天气真高啊
稻草人都缩水了
麦穗高了几分鸟的尖叫
打柴路过的三姑婆动了恻隐
给稻草人一顶草帽
就像通了灵似的
那片麦子弯了弯小蛮腰
鸟鸣也有了卷舌音


60.麦芒

麦苗青幽
风里来,雨里去
它在风中,孕育
为了心中的那
一片爱
被风雨逼得
东躲西藏

麦穗黄,迎接风浪
温柔的麦穗
在夏风中激荡
为抗击强敌
刀剑出鞘
射出
一一太阳光的
金芒


61.麦芒

忽然间,从不针对外界的它们
纷纷竖起针尖
它们从碧绿,走向金黄
如幸福的孕妇,在等待第一声啼哭

那一大片的金黄,挺着锋利的细针
密密麻麻,仿佛大地与天空相约,
要来一场恩恩爱爱的金雨针

风如帚,在麦田上扫了一遍又一遍
就是扫不尽啊
像是倒下千万个军妈妈,又有亿万个军妈妈站起来

竖起的一茬茬整齐又不甘示弱的锋芒
只为保护腹中的果实
只为等待报恩时瞬间的爆发

62.麦芒

警惕主义的长矛
针尖上的清醒
它们从不参与流水的抒情,也不谈及
柔软之物
比起风,虫蚁,雀舌,更要用尖锐
赶走的
是虚伪的亲近和纷杂的非议
——从不需要赞美
甚至不歌颂太阳
它们只冷静攀爬,一部光合作用的梯子
这一生,从不说破,灌浆和落黄的秘密
就像从不辩白——
一个剑拔弩张的身体,左右不过一颗
守护籽粒
的柔软之心

63.麦芒

青年以前的麦子大多都这样
饮雪露或喝绵绵的雨
对南来北往的风频频点头或鞠躬
喜欢免费的阳光
身姿柔软得像绿色小火苗

进入中年
长出麦穗之后开始显露锋芒
随麦穗丰满其芒愈挺
那大腹便便样子风见了也敬三分

对于丰硕的麦子
人们往往忽略它的锋芒,只谈论
其颗粒多么的饱满和浑圆

64.麦芒

阳光铺开金黄
麦子低下羞涩的慈祥
摇曳的麦粒饱满,憨厚
沧桑结在时间的麦穗上
悬空的风鸣打开尖利的呼吸
匍匐在田塍的绿草
羡妒麦芒的坚实

麦芒,骄傲地挺立
几只雀鸟起起落落
惊起一群群飞蛾
云朵开出温暖
在翅膀上拓印斑驳的飞翔

春夏孕育的褶皱里
露出五谷丰登的笑颜
麦浪在大地的眼眸里荡漾
田野,一座粮仓翻着浪
宽厚,深邃,透亮

65.麦芒

那些喷特硬啫喱水
爆炸式发型的少年
用青春刺破世界虚伪
用尖锐划开世故圆滑
金黄之花肆意绽放
张扬炫目,连自己都不和解

我曾经也是他们
顶着针尖度迷茫岁月
许多无眠之夜,想她与未来
如今成熟如谷粒,发型也似
喜欢沉思,深褐外衣里
包裹一粒饱满的米

说不清楚
当下是不是当初不屑的样子

66.麦芒

与之相匹配的,除了
紧咬嘴唇的倔强,便是
风中打着旋儿的黄色尘土

六月炎热的枪阵
保持公元前的阵形,而
大型收割机,开启神一样的操做时
它们来不及面面相觑

镰刀在旧铁堆里,满身的锈蚀
自认已是一位可语重心长的老人

在六月之前,这是一片浪漫之地
风吹麦浪,可以产生爱情,甚至
每一棵麦子,都是一位母亲

当麦子与尘土一样的颜色时
麦子挺着枪矛,为什么
我却想到贫穷
想到父亲黝黑枯瘦的筋骨

白色的馒头竟然在千里之外诱惑我
还有金黄的面包,我不怪六月
不怪麦芒的锐利,不怪这缺水的季节

我佯装思想升华到最高境界
逃离便被戴上光环,多年后
当我渐如锈蚀的镰刀
干燥的故乡的土是宝贵的,锐利的麦芒
是柔软的

67.麦芒

我一直感觉,在同一时间
不同地方还存在另一个我
他站立或奔跑,或是偷窥

像另一根肋骨演化的身影
且与我的名字相对应
我叫针尖,他的名字叫麦芒

麦芒盯紧针尖,就是认真
每天认真一点点
认真一时,也为认真一世


68.麦芒

我们把阳光存进身体每个细胞的同时
也把敏感、脆弱、自私一并存进
如同臃肿的中年,有人
叫它成熟

为了保证心事不外溢
我们用硬壳关住灯光、流水和风声
用尖锐行走在世间
还要与另一些尖锐保持取暖的距离

我们终其一生,都守护着自己的那一缕金黄
却始终逃不掉
被收割的命运

69.麦芒

我的祖国每天在新闻上让赵立坚举起麦芒
似乎不提醒
国人会忘记身体深处有鳞片
自1840年以来的疼痛都以麦芒的形式挂在发言人的嘴上
许多人因为不想总举着麦芒过日子
而关掉了电视
那是他们的骨刺
怎么可以不停地拔来拔去
我的祖国
他受伤了
他每天举着麦芒找敌人
以证明他已经强大到
浑身张开麦芒的翅膀
随时撞向陆地海洋


70.麦芒

它是要朝天刺去
待柔韧的绿色修炼成金黄的时候
脆弱的针,就刺向苍穹

我问它:你可知你的坚硬很脆弱
知啊
又问它:你可知空中无果
知啊


那你就刺吧,何须在意刀剑不利无路可退
只须放歌原野,拿此世一搏

麦芒
流浪的白云


平原上

在草纸上演算
干燥的
噼啪作响的箭矢
一起射向天空

故乡
是大片麦田
孵出的
一颗蛋
闪着麦子细微的
温暖,平安,慈爱的光芒


71.麦芒

搓完麦穗
最后捧在掌心的不是它
把麦子磨成粉,做成馒头
让人记在心里的
不是它
被人当刺头,当柴禾
甚至挫骨扬灰的是它

麦芒何罪?
是因为麦子怀孕
麦杆贡献了所有的养分
还是麦粒的扶危济困
普渡众生
麦芒从不争辩
来年还是锋芒毕露


72.麦芒

镰刀,准备好了吧
西南风催促这么些天

你看那株王不留
它是麦田的象征
在偷生中衰老,已炸裂籽粒
落在干裂的泥土缝隙

我们生于清纯和嫩绿
一生朝向半空,齐整
如同帝王的卫队

万物都是客观和负责的
我们守护小小麦粒

我们向尽头
走了很远
乘票,只到这个晌午

动你的镰刀吧现在
会有一点刺疼,没有血

针尖又怎么了?它又能怎样?

我们已死
麦粒活着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网友点评

倒序浏览
启子 来自手机 高级会员 2022-8-9 14:01:18
1/31/34/42/5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20、53、6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3,32,34,45,7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冰雨 版主 2022-8-9 20:16:37
1/3/14/16/54
诗观:诗是生活的艺术,更是做人的艺术。

冰雨释义:冰之为雨,暖之故也。
微信zbh1619,诚交天下真正爱诗之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董欣潘 来自手机 金牌会员 2022-8-10 11:17:03
34号的作品写的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朝闻天下 来自手机 金牌会员 2022-8-10 18:57:56
同意董老师观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董欣潘 来自手机 金牌会员 2022-8-10 21:23:06
评委们也不容易啊,每人要从几十首诗中挑出几首,确实不易,但挑出好诗才是最终目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董欣潘 来自手机 金牌会员 2022-8-10 21:36:28
34号作品:如果将第一节最后一行“还在”和第二节第四行的“还在”及逗号去掉,会更好,个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