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龙平 论坛元老   /  2023-11-20 10:23  /   186 浏览 版权:保留作者信息

龙平短诗一组

风拂过
文/龙平

虚空、静寂、辽阔
早已在深度的黑夜里我就将这些
备下,案前的分行小书
告诉我秋已至深,野外的虫毒
萧瑟和渺渺茫茫正是时候
风在窗外等候多时

幻想着青色发丝如芦苇的飘
眼光似蓝色湖水,我必须
捎上红酒、杯碟与一块栖身的垫子
——秋气愈发地深至
那片落叶,山坡上尚未褪尽的
朦胧,与淡月

而你,一如既往地饮过枯萎
与凋零之后,不忘扔给我
秋的残羹

@ 咏叹调

车站。售票处。箱包
汗味与晃动的腿。寻人的喇叭声
掉落的硬币,队列
黑色麻布袋兜住了全部小站
蜷缩着,他的衬衫衣领
竖成标示牌的样子,提示
煤矿在他的胸腔,绞车与辘轳
坑道,积水和月光
全在肩上扛着
摸出烟卷时,他的嘴唇微颤
又放回去。大别山的男人
高吭而自律,深入地下一公里的
时辰,比车站厅堂要静
而这时,滴水模样的播报声
将他拉至矿口
他的喉结蠕动了一个来回
已是午饭的时候了

@ 时间书

我仔细观察过老城墙脱落的
齑粉,雉堞和箭坑
也潜心于追索茶马古道上
遗留的人影,驮队与
树叶上的夕光
我曾在古庙门前,品鉴
日渐变浅的阴文对联,它们
仍然对我施以教化
我曾着迷于新生的枝叶
看春天如何鲜嫩如水;也曾追随
落叶,看枯萎,如何装饰秋冬
山脉的横纹,水波的圈纹
云间的竖纹,我曾经将它们
与一具躯体联系
——希望在我的心里
能够不朽

@ 给

那只过境的野獐,是我
获取了雨露与山果;那匹
狂傲似疾风的马,是我,在南山坡
青葱的野麦地,悠闲地啃食
那条山溪,是我
身藏山谷中稀有的阳光,怀揣着
流向远方。那阵旷野之风
是我,独自儿拥麦入怀
在六月的时光,收尽所有的
馨香
那旋转的陀螺,那院前
铁环,沿小道生长的一茬茬青蒿
是我,——总揽了瓦檐下
全部的春秋
……唉,它给了我一生青葱
我却还给它一身苍老

@ 穿越阳光地带

有水可戏,我便坐下
流云能够停驻该有多好
时间,如果能够锁住此刻
该有多好啊!过于奢望的是山腹
赐予的骄气,自然地便赋予
峡谷王者。日常俗气
忙碌、颈肩腰腿病痛的过程
不属于自己的时间、身体
思想和呻吟,都不如一条流动的
涧水,其中晃动的光
让这一切复活或者消亡
远方之远在脚趾,在波动
澎湃着的沙里;斜逸而出的光
点检了溪旁遍地的故乡
以石为牛,以树为羊,以光为故人
以我为稀客

@ 自画像

一首诗嚼得只下渣渣
没有人知道他咽下了什么
侵入体内的黑已超过半个世纪
沉渣泛起,带出肺病、结石
腰腿痛和近视
窗前坐定,山峰样横切着灯光
外有芭蕉和芭蕉下的小草
因为黑夜里灯光的缘故
长得茂盛

如此伏案下的故乡
薄如纸片,他屡次填进老砖屋
田埂,车前草,鹅不食
以便让薄纸更加充盈
淡去的更有棱角

而窗外由秋风剪辑的落叶
居然舍不得在他凝思的雕塑上
落下一枚雪花


mmexportefeabb79c915ac809b769aeeb87ef9e1_1627178159319.jpeg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网友点评

倒序浏览
有水可戏,我便坐下
流云能够停驻该有多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汤胜林 发表于 2023-11-20 15:16
有水可戏,我便坐下
流云能够停驻该有多好

优,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龙平 来自手机 论坛元老 2023-11-20 18:27:43
感谢汤老师荐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