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本帖最后由 诗歌频道 于 2022-6-21 22:40 编辑

本期推荐出33首作品,最后由14位版主公开投票。获得5票以上的16首和主编特别推荐的1首入选本期精华展示。祝贺各位入选诗人。

本期参与推荐的版主:
苍凉   明烛江南   喝马满群山   荣润生   青未

本期参与投票的版主
苍凉  水香怡  王化启  冰雨   张吉夫   喝马满群山  明烛江南  凌语子  语铃  汤胜林  清荷诗语  忘了  荣润生   知了天下

17首精华作品:

李虹辉 / 马车雕像
三泉 / 我的身体里种着一垄小麦
辽东天赖 / 腹语者
黎周谷穗 / 虫子
清荷诗语 / 问樵
北君 / 落日研究
菩提花开 / 幽州台
潘以默 / 一把斧头
曹正峰 / 圆满
王德民 / 威远楼
荣润生 / 小水滴
汤胜林 / 爬树指南
苏俊  / 夏天
紫槿 / 读海子
遥夜/暗黑森林
老陈醋  /  刷鞋记
郑丽花 / 在视频里



马车雕像

李虹辉



我拉不动这辆马车
就像没人能拉动我

阳光照在时间深处
马车停在时间之外
下车的人,一个又一个老去
现在,只有我拉住了缰绳
成为马车的一部分

这个夏天,我在等自己
而这空车,不知还等谁
一辆形式主义的马车
等在旧事物里


我的身体里种着一垄小麦

三泉



麦浪滚滚,
我的心一下子热起来。
我身体里的小麦,
弥漫着喘不过气的香味儿。

我看见麦地里的她
缓慢地弯腰。太慢了。像我的母亲
几十年过去了,
还停在那一弯腰的缓慢里。

这块地也太小了,它还没能从八十年代
转身。
只有镰刀,配得上它的精致。

我的身体里
种着这样一垄小麦——
一定要一轮八十年代的太阳
才能把它催熟;
一定是边段庄的麦芒,才能把我的手和背
刺得痒疼。

只要风暖起来,
麦浪滚起来,
我的心就有一种绷紧的幸福感……


腹语者

辽东天赖


那人在台上表演:嘴唇不动
却发出迥异于自己的声音
仿佛是另外一个人
借用他的身体说话,看似
在和他插科打诨,逗人发笑
语言却犀利,直接,逼近真相
他说要训练多年
才能拥有这种能力
我相信这点——身体里的
另一个人,隐藏得那么深
连自己都很难发觉
怎么会轻易出现呢
我曾亲眼见过一个朋友
在睡梦中破口大骂
醒来后却又如常,满面微笑
仿佛从未愤怒过
一直都是那个温厚贤良
表里如一的人


虫子

黎周谷穗



我行动迟缓
在抵达你之前
我确认了一下自己的触须
许多人认为我们是同类
我为此高兴

那些灌木,忍冬藤开花之后
就剩下船儿一样的绿叶
我们坐在上面,等待叶子枯萎
风一直吹
那种摇晃的感觉很奇妙


问樵

清荷诗语



他应该是满腹经伦的砍柴人
手里提着灯
给失落的举子,或者不得势的文人
照亮迷路灵魂的归处和来处

至于镰刀与斧头
他握在手中的时候,像极了神明
暗夜中,闪耀的光芒
比马匹还白

对于那些心知肚明和知道结果的事情
我不想再问
失去就失去吧,总比拥有时
疼得令人尖叫,要好许多


落日研究

北君



需要戴着一付墨镜
研究落日,它浑圆的色泽
内部的闪爆、黑子
它曾经的辉煌如日中天
它的光焰,怎样芒针一样射出
向日葵扭动自己的脖子
更多的脖颈被一只无形的手
掐着,而那刺目的灼痛
怎样让一个人致盲,顺从于命运
直至落日如锤,砸向西山
将它的熔浆、暗物质
再一次泼溅低矮的人间


幽州台

菩提花开


幽州台有多少块石头
陈子昂有多少吨悲愤

每一个趴着的台阶
都有负重的自觉

每一个登高的背影
都有麦芒的风声,针尖的辽阔


一把斧头

潘以默



一把斧头有足够的可能性
例如它在雨夜行走,去向不明

一把斧头
要超越那些出于惰性的责难
使用定义之外的自己
需要一付旁观者的表情
来面对
伤害与事物之间不可停止

它并没有什么梦境
考验我们的想象
不过是想把头埋入枯叶
成为一根木柴,被遗忘在山林


圆满

曹正峰


月亮的肉色往外滚
湖边,一僧一女并肩同行

经过我时
闻到两种不同的体香

而我缺少这两种味道很久了
我接连深嗅了几次

而我的完整
只需要一个人伸出一个手指或
递过来一个眼神


威远楼

王德民



飞檐张开是两只春燕的羽翅
云的翅膀越低,尘世离雨水越近

匾额上的墨迹,渗进木头里
可以抵达一棵参天大树的根须

飞檐下面隐藏着鸟儿秘密的巢穴
飞檐后面隐藏着人们最初的部落

不同的语言,在尘世上
共同进行着生活的修辞

有的为了自由,有的为了蜗居
风把这一切,吹得很远,很抒情


小水滴

荣润生


一滴一滴
从瓦头上滴下来
落在屋檐下一双聚拢的小手心里
反溅到女童的脸上
她一边眨眼
抖落睫毛上的小水珠
一边数着




茂菲氏滴管里的垂露
每分钟刚好调节到六十滴
她已白发苍苍
睡眼朦胧


爬树指南

汤胜林



今天,如果你有了爬欲
千万不要爬那棵爬不上去的树
免得猴子笑话你
不要爬那棵沿着岩石向下生长的树
免得越爬越低
不要爬那棵相貌丑陋的树
不要爬那棵没有叶子和果子的树
免得爬出一大堆问题

如果你已经爬上了这棵树,或者这棵树
也不要急着下来
你千万要稳住,同时目视远方,同时面带喜色
装扮成看见了孙悟空的样子
以吸引更多的人,都上来
把红屁股露在叶子外面
把这一棵树,这一些树,这一山树
打扮成满是红果的样子


夏天

苏俊



植物为人间重新拟定时序
依次退场和登场的瓜果蔬菜
像拱卫生活的小小军士

我们妥善保管的情绪
总会有偶尔出错的时候
像此时尚不稳定的温度

蛙鸣声总在夜里大盛
那时,灯火正一盏一盏熄灭


读海子

紫槿



海子,把自己写进了火车轨道
火车
有没有经过他的思想
海子,只交出
血肉

我无法评判一场事故,是从
故事开始
我只是打海边,经过
除了领略一点起伏,空气中
满是海的腥味

我不能说,我经过了海
就找到了珍珠,贝壳……

我有涉海的心,却找不到征服海的方法


暗黑森林

遥夜



猎人举起枪,瞄准他的猎物——
我没有弄出声响,
身子下意识向右挪了一寸;
我知道猎人的狡黠,黑洞洞的枪口
是黑夜对自己的伪装。
潮湿腐朽的气味,森林降临,
聚集兽群。
呲出獠牙,鬼眼睛的怪兽,它们来自
遥远的城邦;
我不能推翻这片森林,它是身体的一部分;
它们占据这里,
它们在煮沸的茶炉上跳舞。
猎人在边缘逡巡,端着他的枪——


刷鞋记

老陈醋



突然发现它们
像船,船舱,船舷,甲板
都有,正在随着
水的漾动,而漾动

它们真的是——-
两只归航回来的
船,刚刚
停泊,漂浮在池子里
的水面上,浅浅地
吃着水

有些松垮,像还没
卸下疲惫,我手持鞋刷
看着自己在人间
穿行的样子


在视频里

郑丽花


在视频里
有好一会,谁都不说话
相互看着对方
我先说,这边打雷,下暴雨
今晚不回家
她言语哽咽,时断时续
忽然,信号中断了
母亲含泪的眼睛,定格在屏幕上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网友点评

倒序浏览
本帖最后由 诗歌频道 于 2022-6-14 11:45 编辑

夏天

植物为人间重新拟定时序
依次退场和登场的瓜果蔬菜
像拱卫生活的小小军士

我们妥善保管的情绪
总会有偶尔出错的时候
像此时尚不稳定的温度

蛙鸣声总在夜里大盛
那时,灯火正一盏一盏熄灭

苍凉推荐语:季节的变化,温度的变化,情绪的变化,诉说着时间的情绪。稳稳的呈现,清晰干净的语言。
笔名苍凉,爱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诗歌频道 于 2022-6-14 11:45 编辑

旧信

转身
将整座城虚幻的灯光
——熄灭

这比将一班开走的列车
反复搬回原地
轻松

也比擦去一封信中
星空进化成乱石堆时
留下的痕迹
容易

苍凉推荐语:决绝转身,短痛换长痛。但在语言的建构中城、列车、星空却在生长,在立体地呈现往日岁月的凹凸与历史,熄灭、开走和擦去明面上是挥去,但浮雕上升,难于磨灭。三个动作的典型性鲜明,一边是抹去,一边是抹不去,用“轻松”“容易”其实是在否定,在反对中强调是一种隐性的痛。
笔名苍凉,爱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诗歌频道 于 2022-6-14 11:45 编辑

暗黑森林

猎人举起枪,瞄准他的猎物——
我没有弄出声响,
身子下意识向右挪了一寸;
我知道猎人的狡黠,黑洞洞的枪口
是黑夜对自己的伪装。
潮湿腐朽的气味,森林降临,
聚集兽群。
呲出獠牙,鬼眼睛的怪兽,它们来自
遥远的城邦;
我不能推翻这片森林,它是身体的一部分;
它们占据这里,
它们在煮沸的茶炉上跳舞。
猎人在边缘逡巡,端着他的枪——

苍凉推荐语:语言俏皮轻谐,画面清晰干净又不断插入变化,活泼好动,电影的语言,音乐的语言,描绘着亲历与亲见,一一过目不能忘记。
笔名苍凉,爱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诗歌频道 于 2022-6-14 11:46 编辑

马车雕像


我拉不动这辆马车
就像没人能拉动我

阳光照在时间深处
马车停在时间之外
下车的人,一个又一个老去
现在,只有我拉住了缰绳
成为马车的一部分

这个夏天,我在等自己
而这空车,不知还等谁
一辆形式主义的马车
等在旧事物里

苍凉推荐语:诗人在用时间解构空间中那些与我们彼此分离停在原地的东西,这样在现时的人与过去时的马车之间形成对峙与对比。诗性的语言在这里“悖逆”而行,在时间与时间中寻找思想发生的可能机会,其实是在强调或暗示要回到“原地”,找回时间马车的缰绳,与一辆马车雕像一样有自我不变的空间放置自己的青春,因为“下车的人,一个又一个老去”。最后一节从穿越的时空中又回到了现实,明智故问一辆沉默的马车,徒有其表,没有生命地固执地留滞在过去,成为一个旧事物,语气中又不乏调侃与讽刺,对消逝的青春或生命致礼,与时间与消逝和解。
马车雕像   营造了一种语言变形的极强氛围:雕像是时间的变形、马车是事物的变化、人是自我的变形,由此而形成一个特殊的诗意的空间,被时间与空间分离的在语言中重新要冲破重重阻力回到“一辆形式主义的马车”之上,陡然而至的惊粟瞬间让“等在旧事物里”的一切复活。语言的神奇魔力让不可能成为可能的倾向中倾斜,而现实的清醒意识在打量和敲打着一辆停在原地的马车雕像。诗写具有极强的散发性光源,照射着处于暗处的事物和人,像拍摄现场,聚光灯下照亮的过去时光显现出明暗与曲线。
笔名苍凉,爱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诗歌频道 于 2022-6-14 11:46 编辑

看见路的尽头……

看见路的尽头……河畔大道
时间由远而近的嘚吧声
清晰可闻,叶子蹭过水面,
水流滑过卵石,微风亲吻额头。

那些不害怕他痴情的光亮、
不曾掺假的馥郁的绿地仍在,
它们像是那么一种可亲的
既能出奇的搏击又会依人的青鸟。

而孤单的旅行人,怀着落寞的爱,
听着内心衰竭的声音,调整步伐,
太阳下一阵没有名字的热望
穿透他却又向他致意。

苍凉推荐语:将自己的感觉当物境来写,将物境当人来写,双向的融入让物我一体的体感上升到自然状态中,读来心悦意畅的感觉很好。

笔名苍凉,爱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诗歌频道 于 2022-6-14 11:46 编辑

拆汉字

我们来拆汉字吧
拆掉汉字的口
它们太嘈杂了
那么多口,在说话
在耳语,在议论,在争辩
掩盖了我们的歌声
我来把它们都拆了吧
拆掉这些老子用过的口
庄子用过,拆掉孔子
也用过的口
我们来拆吧,我们来把历史
也拆得鸦雀无声
我们来拆了这些口吧
拆掉言的口无言,拆掉信的口无信
我们来拆这些口吧
拆掉它们的批评,也拆掉它们的赞美
如果你们同意
我们现在,就拆吧
我们来拆了这些口
拆掉它们的真话,也拆掉它们的谎言
如果你们同意
我们都拆了吧
我们来把每一个字,都拆成哑巴
我们把哑巴的口
也拆了吧


明烛江南推荐语:诗思层层递进,干预酣畅淋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诗歌频道 于 2022-6-14 11:54 编辑

腹语者

那人在台上表演:嘴唇不动
却发出迥异于自己的声音
仿佛是另外一个人
借用他的身体说话,看似
在和他插科打诨,逗人发笑
语言却犀利,直接,逼近真相
他说要训练多年
才能拥有这种能力
我相信这点——身体里的
另一个人,隐藏得那么深
连自己都很难发觉
怎么会轻易出现呢
我曾亲眼见过一个朋友
在睡梦中破口大骂
醒来后却又如常,满面微笑
仿佛从未愤怒过
一直都是那个温厚贤良
表里如一的人


青未推荐语:腹语者与朋友之间的关联自然、水到渠成,显示出作者对世事的敏锐洞察力和超强的叙事能力。

诗歌仅在世界诗歌网论坛交流,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诗歌频道 于 2022-6-14 12:02 编辑

威远楼

飞檐张开是两只春燕的羽翅
云的翅膀越低,尘世离雨水越近

匾额上的墨迹,渗进木头里
可以抵达一棵参天大树的根须

飞檐下面隐藏着鸟儿秘密的巢穴
飞檐后面隐藏着人们最初的部落

不同的语言,在尘世上
共同进行着生活的修辞

有的为了自由,有的为了蜗居
风把这一切,吹得很远,很抒情


青未推荐语:一座楼的姿态,飞檐是自由的意念,飞檐下是隐忍的尘世。风吹得很抒情,又很绝情。

诗歌仅在世界诗歌网论坛交流,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诗歌频道 于 2022-6-14 12:11 编辑

试图描述与一棵树的关系

除了共用一片窄小的天空,遇到
风吹雨淋这样的日常,我想不出
我与这一棵树还有什么样的关系

时间的外化,生长是一种
衰老是另一种

它树皮下最纯粹的静,流成一条河
冲刷的纹路,我曾小心描画过

可我还是喜欢制造声响
歌唱,尖叫,放肆地哭

我得先把那根枯树枝交到父亲手里
我得先跪下,然后喊出一句话:
像一棵树那样活着

我的描述才真正开始,却已经跑题
一片洁白的玉兰花花瓣掉下来
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青未推荐语:真正吸引我的,是从第三节开始,树对“我”的三种影响:宁静生长(生性为“人类”,“我”无法做到)、坦然衰老、悄然死去。欣赏这部分的细节处理,比较微妙、生动。第一、二节的铺垫似有多余。
诗歌仅在世界诗歌网论坛交流,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